金融元逻辑框架探究,对金融本质与金融模式的逻辑分析和历史考察

金融元逻辑框架探究,对金融本质与金融模式的逻辑分析和历史考察

对金融本质与金融模式的逻辑分析和历史考察

金融元逻辑框架探究

谈谈政治思想工作重要性及方法

对金融本质与金融模式的逻辑分析和历史考察

内容摘要:本文以经济场概念的建立为推理起点,剖析作为经济运行实质内容的价值交换的运行机理、路径、特征、影响,描述了构筑于价值交换运动过程之上的金融范畴的发生轨迹与发生机制,于实体价值与抽象价值的两行结构之间探究金融发生、运行、演化的元逻辑。在此基础上,分析金融的本质属性、工作机理、现实功能、基本原则。

2016-7-20东方时事解读QQA文化群摘要

——一种金融哲学观和金融政治观的凸显

关键词:经济场 金融逻辑 金融功能 金融模式

======================================================================

禹钟华、祁洞之

我们把金融问题的研究置于人类社会演化的宏大框架之中、以此视域来构筑定位金融的坐标体系,以期从客观、抽象的角度探索金融的内生逻辑。如此,才能根本性地回答:金融何以发生?金融的元逻辑如何?金融的工作机制、原理如何?应以何种视角、视域、分析方法研究金融等等基本问题,在此基础上,方能于金融哲学或金融逻辑层面对金融理论的破立有所建树。

话题:谈政治工作的重要性及方法

内容摘要:金融是具有内在逻辑规定性的制度化历史演进的产物。从逻辑的角度看,金融可本质区分为两大基本类型:试图控制经济、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并为经济垂直立法的一行逻辑结构,以及服务经济、谋求经济效率最大化并以人类共同体福祉为根本宪法的两行逻辑结构;从制度的角度看,前者是裂分人类共同体、一部分人凌驾于他者之上的控制工具设计的逻辑展开,最终强化为资本主义制度;后者则旨在消除人类共同体的僭越者,是以服务人类共同体为目的的非营利性的经济中枢神经协调体系,在制度上强化为社会主义特征。本文针对这两种典型的金融样态,结合中西方金融演化的历史,对金融本质和模式进行了综合性探索研究。

一、作为金融系统发生演化背景的经济生态——“经济场”

鸣天<a360369852@qq.com>19:52:16

关键词:共命运体;金融本质;金融模式

发生之前的环境、发生之际的质变、发生之后的演化,这是我们探究金融本质的大致的纵向脉络和分析思路,这需要首先了解、明晰背景条件。尤其是只有在深入剖析背景条件的基础上,才能解释金融何以发生;只有深入剖析发生之际的最简约、最原始状态,更能真切、明了地探知金融本质。因此,我们首先对作为金融发生背景的经济范畴及经济基本概念展开铺垫式的定位和厘清。

毛泽东文选的文章: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  (1962年9月)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导言:西方主流经济理论的弊端与危害

(一)交换行为——经济范畴发生的起点

非常道(940882311)20:06:22

在与国际接轨的主题背景下,目前的主流经济理论往往把金融系统本身描述成为由纯粹客观性元素组成的普世化确然对象系统。由此假设性的纲领出发,金融研究基本上可以步入对象化的自然科学研究序列,通过在常识基础上构筑推演模型,就能够逼近对金融本质的认识而解决现实经济、金融问题。这种始自于西方的学术范式,不仅仅具有方法论层面的片面性,还由于现当代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建立仍隶属于后殖民时代西方中心论和资本中心论的一系列制度设计,而在理论上遮蔽一切与政治经济霸权相关的设计痕迹,同时刻意展现出客观、普世和确然的一面。简而言之,当西方把经济金融理论塑造成自然科学而抛洒向世界的同时,其自身使用的却是政治经济学的逻辑。

如果说“人兽分”是人类文明的起点,那么从经济角度来考察人兽分的节点,则必然是从分散的、碎片化的、自给自足的、野生动物式“生产(捕猎、采摘)—消费”模式向具有社会意义的、不断联接成体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模式的跃升。交换行为在人类学意义上具有重要特征指向,即交换行为使人类脱离动物状态,走向分工协作,进而走向经济意义上的社会化进程。我们以一个简单的村落交换模型[1]为标准样态或案例即可充分地说明交换的经济意义和社会意义。

毛主席这番话是讲的兵法要义啊

如果我们把与世界金融体系的适应性融合视作中国金融改革的圭臬,那么这不仅是对中国金融自主性研究与实践的理论误导,更是对中国金融安全、经济安全体系的本质性消解,进而,这也是对中国成功实践着的金融模式之独立完善的努力以及自主性国际拓展努力的理论否定和实践责难。误将西方主导的后殖民全球化与中国倡导的互利共赢国际合作理念在金融层面混为一谈,而完全忽略围绕人类未来共有的国际金融奔什么方向、走什么道路这一核心理念的政治博弈,是目前中国学术界中存在的一个误区。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厘清应成为重大的理论关切焦点。着眼于此,本文从逻辑分析的角度、政治经济的角度、历史考察的角度进行的金融哲学基本问题的探索,澄清和还原金融在政治诉求及构建理念层面的本质属性及模式。

1、交换行为的合作意义。分工必然带来交换,交换保证了分工的实现,也本质上实现了分工者的合作。分工是分,交换是合;分工指向效率,交换在于整体层面实现效率;分工着力于局部,交换则具有整体意义。分合之际,体现出宏微观之间的有机关联,体现出整体之为整体的根由。所有的专业化生产都是为了他方、整体,唯交换方可弥合分工所带来的分散化而结成的经济体,这一分工协作共同体本身就会导致客观上的合作事实。

旭日东升(1767274184)20:07:19

­

2、实现的效率与福利。分工促发了交换,交换使分工得以实现。笔者以“分工—交换福利”来描述村落模式的语境下、比较自给自足的情况,分工—交换所带来的效率进而超额收入、福利。如村落模式所示,这一超额收入将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于自给自足模式[2],而且随着交换范畴、规模、种类的扩大而成倍扩大。因此,对这一超额收入的谋求将促使这种分工协作模式走向极大化。

心战为上,兵战次之

一、对金融本质的两行逻辑分析

3、凝结个体为整体。现实的、潜在的交换者在客观上、在经济意义上已经结为整体,进行着针对整体的、针对他方的专业化生产,同时也消费者他方的专业化产品。在自给自足模式下,他人的存在并无显著经济意义,而在分工协作的模式下,他人及与他人结成的整体成为不可或缺,是现实超额收入的基本前提。因此,经济意义上的社会化具有着直接的经济动力。总之。交换成为联个体为整体的有机联接机制,其意义同时指向个体和整体,在整体层面实现经济效率,在个体层面体现经济效率,使经济共同体成为人类经济生活的基本生态并不断扩展提升。

鸣天<a360369852@qq.com>20:09:02

在这个本质上是经济活动自身的逻辑递进过程中,我们看到两条历史驱动的主线:其一是社会化或共同体化的主线,即个人的经济活动关联域的不断扩张,其进程类似于从单体电脑到局域网、互联网的关联域自我扩张。至今,如同互联网的全球化一样,人类的经济活动关联域也已经充分地全球化,人类正实质性成为经济命运共同体。其二是高级组织一经生成便按其自身组织衍化规律抽象地逻辑前行,从而在直观层面失去与具体经济活动的直接联系。前者是生产效率提高维度上对经济行为提出的要求,因此经济行为的共同体化是势不可挡的客观性历史洪流;而后者则是组织化结构中的上层建筑体系由“两行逻辑张力”所赋予的特性,在组织生成与组织衍化的维度上,它同样具有客观性。

4、确定了基本的经济伦理——等价交换

再给你们摘一段:

是否认同社会化和共同体化是中西方认识观念的根本差距与区别。“命运共同体”的论断是包括儒道在内的所有中国哲学的第一逻辑命题。而在西方,一个小集团(例如如基督教徒群体)的共同体意识是要靠外在因素(例如上帝)有效支撑的。现实地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哲学起点,就在于社会主义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信念,而资本主义坚持资本控制集团具有僭越于人类共同体之上的法权。这一内容的政治部分为学者所共知,我们在历史考察的部分将集中于早期金融史史实,进行更深入的展开。

交换概念的内涵自然附带着自主性、公正性、合理性等含义,交换作为一个人类组织的客观工作机制,其充分运行所要求的原则必然是自主交换、等价交换、公正交换,掠夺和欺骗性质的形式上的交换行为本质上是单方面转移,是对交换原则的背离和否定。真正的交换行为能够充分带来其所能够带来的经济效率,而对交换原则的背离不仅是背离了伦理原则,也会不同程度地影响交换所应该带来的经济效率。至于,价值标准的判断、等价的实现则为操作层面上的问题。

“有一些作公安工作的同志,不依靠群众,不依靠党,在肃反工作中不是执行在党委领导下通过群众肃反的路线,只依靠秘密工作,只依靠所谓专业工作。专业工作是需要的,对于反革命分子,侦查、审讯是完全必要的,但是,主要是实行党委领导下的群众路线,特别是对于整个反动阶级的专政,必须依靠群众,依靠党。对于反动阶级实行专政,这并不是说把一切反动阶级的分子统统消灭掉,而是要改造他们,用适当的方法改造他们,使他们成为新人。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巩固,政权会不稳。没有民主,没有把群众发动起来,没有群众的监督,就不可能对反动分子和坏分子实行有效的专政,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改造,他们就会继续捣乱,还有复辟的可能〔6〕。这个问题应当警惕,也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让我们重温马克思在《资本论》逻辑起点部分关于劳动和产品的私有化和社会化区分的内在逻辑。劳动\产品的第一属性是与个人建立隶属关系的,这种私人行为不妨称之为“点性”;而社会劳动\商品则是高级化为社会性的属性提升,正如马克思所言,它是通过社会交换来实现的。这种社会性本质上就是打破了“点性”自身的遮蔽,敞开自身于一个集域当中,不妨称之为“集性”。这里的“集”可以是一个小集群、村庄、聚落、乃至地域范围不断扩大的某个域,事实上就是劳动\商品的可扩散域,其逻辑内涵是在该域当中,劳动\商品通过信息传输直接或间接被域内群体所关注,从而发生经济意义上的社会关联。从发生学的意义上说,人类的经济关联的“集性”是以所在地为圆心逐级扩大开来的,直至现今的真正全球化阶段“集性”才直指“地球村”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社会”。而社会性则是这一系列“集性”突破的逻辑概括,它把经济社会的真正关系以“点性-集性”关联对的形式真正凝结起来。

5、交换确定了价值运动方式——同质换位运动

非常道(940882311)20:10:33

同样基于发生学的视角,我们知道这里的“集性”本身不是一个数学集合意义上的“域”意涵,它代表的则是高一级的真实组织。从中国的井田制到自古任何意义上的集约劳动(譬如埃及金字塔的修建),都说明人类经济行为的演进同时也是社会组织化的演进。换言之,围绕经济的社会组织行为的发生演化历程是与人类劳动活动的历史同步进行的。这样,“点性-集性”的逻辑内涵就可以高级化为“个体-组织”关系。尤其考虑到组织的复杂分层和分级,这种逻辑内涵还可以高级化为“低级组织-高级组织”或“子系统-母系统”的关系模式。子母组织\系统间的逻辑关系,就是我们所要刻画的“两行关系”。我们所说的“两行逻辑论”[①]实则是基奠于中国哲学特别是生命哲学的逻辑体系,它的基础命题便是“子母生命\组织关系”。如上所论,经济行为特别是其高级社会化行为则是标准的“两行逻辑关系”。在经济社会学意义上,“个体-组织”、“命运体-命运共同体”的协调关系呈现随机的多种样态,其处于“争斗”与“和谐”两个极端点之间关系谱系的哪一类谱点之上,则刻画出社会真正组织样态和制度样态的“谱特征”。

交换在形式上为一种换位运动,交换的完成需要以价值体作为空穴、作为换位的对方以实现双向换位,构成等值而逆向的伴运动,这确定了价值运动的基本方式和基本动因。具体的方式可有两种:所有权的交换(买卖)和使用权的交换(借贷)。在商品交换中,换位在实现了商品运动的同时,也实现货币运动;在货币借贷过程中,信用的使用被置为纯粹的空穴角色,以利货币运动。

毛主席战略无可匹敌啊

协调关系并不具有唯一性或最优性,但显然存在一个“和谐-争斗”的相变“阈限”。如果直接引用中国哲学的结论,那么超越于“和谐”和“争斗”的逻辑前提就是:真实的高级组织究竟是共命运体的抽象载体,还是异化于共命运体之外的割裂者。如前所论,
人类社会高级组织的发生和演化有两个基本特征,其一是人类的共同体属性要求并自我生成着高级组织;其二是该高级组织一经生成便按其自身组织衍化规律抽象地逻辑前行。此两者之间存在固有的基本矛盾,那就是高级组织自我逻辑前行的选择自由性与人类共同体共同命运的诉求之间的差异性如何化解的问题。在中国哲学统系中,不分派别一致性地要求高级组织(包括皇权的政治经济权力机构)遵从共同体的意志,拒斥上行的高级组织异化为共命运体的对立面。此项哲学传统的自觉继承也很大程度上保证着中国现代社会主义实践的成功。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这种本源化的政治哲学传统与旨在校正和超越资本主义的外来社会主义理论达成了一个完满的契合点。然而于西方社会,这个基本矛盾扭曲地发展成为资本集团所篡取的高级组织自我神圣化地孤立于人类共同体之外,千方百计地构造控制人类经济生活的组织结构和工具,服务于资本集团自身的利益最大化。并且将这种或可称之为“命运共同体的异化物”的高级经济\金融\社会控制体系美化成“资本主义普世价值观”的社会意识形态。金融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高级组织在逻辑上站在人类共命运体共同诉求之外并与之对峙的这一本质,应当在中国的金融研究界引起足够的理论关切。

经济效率须由实体价值的运动效率和运动范围决定,这本身取决于交换的范围和程度。在微观层面,价值运动体现为经济体之间的价值换位运动,在宏观层面则体现为,商品流、货币流、信用流的循环运动。

鸣天<a360369852@qq.com>20:14:19

“子组织”与“高级组织”分别构成“下行”与“上行”,在自生成和自演化的前提下、在两行逻辑论视野下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性前提——上行的高级组织一定要在命运共同体(由下行组织构成)的诉求下展开自身,这个前提称之为“两行共轭”。中国哲学中常谓的“乾坤并建”、“天地合德”就是对两行共轭前提的理论概括。我们不妨将中西之间包括金融在内的高级人类组织的本质差别,称之为“共同体化”的和“共同体异化”的,或者称之为“两行的”与“一行的”。

6、交换过程的效率决定了经济运行效率

革命单搞军事不行  (1964年5月25日)  革命单搞军事不行,如不建立根据地,跟群众没有密切联系,不建立正确的党,没有正确的统战工作,单有军队,单会打仗是不行的。打仗没有什么巧妙,简单说就是两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打得赢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集中五个指头割他一个指头。割掉一个,他就少一个,事物是可以分割的,以后有机会又可以割一个,又少一个,只剩八个了,然后有机会再割一个,总之要割掉。所谓割掉指头,就是把敌人搞过来,除打死打伤之外,把官兵、枪枝、弹药都夺取过来,这就叫打得赢就打。那么打不赢呢?就走,走得远一点,使敌人不知你到哪里去了。  重要的是政治、根据地、人民群众、党、统战工作,只有会做政治工作的人才会打仗,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打仗。无产阶级革命军队跟资产阶级军队不同,它是人民的军队。

金融在本质意义上是因应规模化、组织化的经济行为需求而实现的以作为抽象信息载体的货币层面为逻辑基底的再组织化、再集约化的系统安排。它是经济行为共同体化的必然逻辑结果。从发生学和逻辑递进的角度看,人类经济活动历经私人劳动(自给自足)、私人劳动向社会劳动的初级转化(商品交换)、社会劳动的集约化(在高一级组织安排下的社会分工)以及高级组织自我设计及其高级组织对经济格局的目的化逻辑安排(金融体系的独立展开及其金融对经济格局的控制能力实现)。随着金融演化递进,金融系统的信息系统本质日益凸显,衬托出其与生俱来的高级社会组织属性——上行属性,即其信息化、网络化、场域化特征使其必然具有全局影响力而成为整体机制的重要组成。因此,其功能首先体现在宏观层面的金融渠道体系的整体性服务以及基于此的宏观调控、配置功能,其次是对于微观主体的体现为支付和借贷的金融服务。

交换行为划定了经济范畴的边界,成为经济活动的核心内容。我们以生产端为价值体的入场口,以实质消费端为价值体的出场口。其中的运行过程就是由交换行为完成的价值运动及其伴运动,从这个意义上看,交换实现了、满足了人的生活和生产条件同时也满足了实体价值生产条件,是连接生产与消费的必由渠道,交换的宏微观效率即经济场的宏微观价值运动效率是在既定的生产技术条件下的经济效率决定因素。

鸣天<a360369852@qq.com>20:15:40

比较而言,金融本身并不是先决存在的客观事物,其为依附经济而产生的衍生体系,以经济为基础而生成的政治体系反过来在极大地制衡、制约着经济基础的同时也决定着金融体系的塑造。因此,探究金融本质,还需回到政治经济或政治金融的工作域中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考察金融演化过程中所所依托的背景、所遵循逻辑、所形成的模式、所依赖的路径、所达成的结果、所努力的方向。

(二)经济场——“交换场”

毛泽东最讨厌的就是古代监军,他们做的不是政治工作,而是勾心斗角

二、对中西金融演化前提与背景的比较分析

综上所述,交换行为刻划出的清晰边界区分开了经济范畴内外的价值判定标准,一切可交换的价值为经济范畴内的价值。我们使用场域的概念把经济范畴定义为“经济场”,以经济场的视域考察则裴多菲价值[3]显然为场外价值而不在考虑之列。如此,把经济范畴同人类社会中其他范畴区别开来,避开非经济要素缠绕而使推理清晰、明确。

非常道(940882311)20:24:26

中西金融发展基于地理物候、经济模式、基本制度、哲学文化等方面的差别,形成了两者截然不同的金融形态与模式。探究其中的差异以及引起差异的原因进而深入掌握金融规律需要我们首先对中西金融演化的背景与前提展开分析。

在整个经济循环过程中,生产环节和消费环节仅只是出入场端口的意义,其内部过程相对经济而言是黑箱,我们不予考虑,而仅只比对产出的量和耗费的量来计算价增量值、存量、流量。这是一个循环过程,其间价值运动过程皆有交换完成。因此经济场本质上为交换场。

古代的监军,其实做的也是政治,只是,他们的政治目标或者说政治任务太过狭隘,手段和战略抵触。

(一)西方金融的演化背景

这里我们需要强调,交换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交换比例的确定,这个过程需要对价值的质和量两个方面的认知,如此,方能确定交换比例的合理域,否则交换行为不可持续的。对价值的质与量的认识及其表现形式的探讨就涉及到信息系统进而经济信息系统的发生演化问题,信息系统这是货币生成的基础土壤,是本文一切推理的起点。

我们人民军队也有政委一职。但是,却是在保证政治战略目标的实施和政治建军。确保了党指挥枪,和军队的三大任务完成。手段和战略是非常融合的。

孕育西方文化及社会制度的经济基础是源于狩猎模式的游牧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的核心内容是以狩猎或者游牧方式直接获取既有的财富、资源。如此就形成了狩猎模式固化的思维定式:世界的三元结构——狩猎者、狩猎工具与狩猎对象。西方的一切社会活动都是对这一过程的精细化和制度化。狩猎者范畴的确定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资格认定过程,狩猎者范畴之外自然就是狩猎对象,成为被狩猎者控制、压迫的范畴。那么使这种划分实现且固化的一切手段都可以理解为狩猎工具,例如,暴力手段、宗教手段、经济手段、制度手段等。

二、经济场内抽象价值系统的演化——金融系统发生的前提与轨迹

至于勾心斗角,毛主席多次反对山头主义的同时,也明白派系的存在在一段时间内是不可避免的。

拥有足够的资源供其直接获取是狩猎模式、游牧模式存续的前提,但这一前提显然不能始终满足,因此,迁徙和劫掠成为其必然选项,商业交换与劫掠成为其根本特征和生存的底线保证。在一定的条件下,其必然从事商业活动以换取生活必须品,超过一定的临界值或者遇到弱者,劫掠则成为另一必然选项。商业活动成为其既定秩序下的生存行为,而战争则意味着秩序的打破与重建,因此形成了西方历史演化过程中商业与战争的交替与交融。

实体价值是满足人类生活的效用载体,是一个现实的存在。对于价值的判断、认定则是人的意识活动,当这种意识活动具有了人为的、具体的外在表现形式的的时候,经济信息系统作为人类信息系统的一个组成便产生了,这是对实体价值最初的抽象化。这种抽象化过程发展至今经历了三个阶次。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毛泽东。

狩猎模式在本质上是一种掠食动物的生存方式,相对于有限的资源,“领地行为”必然是其另一种行为特征。领地的划定在人类社会视域中就是确权行为,这种行为的普遍化、极端化就导致其成为一种社会基本制度——私有制。因此,我们就可以从生存方式的角度理解西方社会从文明之初便建立了私有制的必然性,进而理解其于文明之初便在意识形态中建立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②]。然而,私有制下的确权难道不同样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难道不是仅仅强者才有权力、能力确权?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深刻揭示了西方资本主义私有制仅只是维护少数人财产权利[③]。

(一)第一系统:记录、记账系统(经济信息系统)

毛主席最注重组织工作。力求组织协调,步调一致,详略得当,开合有序。

神学宗教多发源于游牧文化的基础之上,同样,作为西方世界文化核心与源头的犹太教及其衍生宗教也是如此。其本质特征在于绝对的彼岸设定与绝对的至上神的存在,以及彼岸对此岸的本质决定和绝对控制。在西方宗教视域下,此岸世界是由直接面对上帝及上帝代言人的众多松散个体组成的平面,因此,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上帝面前平等之人之间的关系是松散的、孤立的、颗粒化的、碎片化的,进而是非整体化的和阶级化的,人类的整体意义体现在彼岸,此岸的整体机制则是没有意义的。因此,代上帝为人间立法者必然在西方语境下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世间绝对的控制者——牧羊人的角色,进而形成了此、彼岸之间绝对的、典型的垂直控制结构。当横跨人神两界的基督角色出现,则这种控制就更加世俗化、具体化,教会系统所形成的神权与君权、金权并立,现实地成为社会主导力量之一。自此,我们看到西方的基础生产模式与其文化基因是相辅相成的,共同构筑了垂直控制体系,或者说是为“确权”而产生的社会割裂与阶级控制提供了宗教背书。

人类的生产、生活活动在意识中的反应的形式化表现就是信息系统,具体内容就是记录。当记录的需要促成了文字的产生,标志着人类进入文明阶段。显然这一里程碑式的标志本质上是一个信息系统的重要节点。当我们把考察视域集中于经济场,那么场内的信息系统所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对价值体存量和流量以及价值体所有权、处置权的记录。

一方面,通过整党整风运动,消除不好的、落后的、错误的作风,改进优良的,积极地,好的作风;另一方面,加强党的纪律同时,维护党内团结。同时,还要加强理论修养,政治修养,军事修养,建设修养。我们中学学的那篇文章“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就是延安整风讲的一部分。

(二)中国金融的演化背景

羊吃草的模型说明即便是动物也能够对食物的数量有所估量,更何况人类。人类最初的价值量化过程的外在表现形式就是记录、记账,无论是中国远古时代的“结绳记事”还是古代两河流域的刻画泥版,都是以其特有的历史背景下的具体方式完成信息记录工作。当由“生产—消费”模式演化到“生产—交换—消费”模式的时候,即经济场产生,价值量化及记录就具有了更加重要的意义,记录、记载价值体存量并明确所有权、处置权是进一步分配、交换和管理的前提,如此方能在“自主交换”、“等价交换”等基本原则下最大程度保证公买公卖、公平合理,使交换行为有序而实现交换分工效率与福利,避免使经济场沦为弱肉强食的狩猎场而最终反噬经济循环过程。对于记录系统发生演化的逻辑分析结论也得到了不胜枚举的考古证据支持,证明其为文明发生的主要标志。

我记得前段时间,群友贴了一个帖子,是延安时期八路军的学习场景。那里面就是理论修养,政治修养,军事修养,建设修养,,大家记得否?航空母舰的构造图挂在土八路的墙上,,,

与狩猎模式的直接获取财富过程不同,以中国为典型代表的农耕模式是创造财富的模式,并在农业所带来的经济积累基础上构筑文明。在守土耕耘、互助协作的过程中既有分工合作、扩大提高生产规模与效率的经济意义,又有结成整体、共同卫外的安全意义,形成了相互依赖、休戚与共的共命运体理念。这种理念中整体利益是第一位的,个体利益的实现以整体利益的实现为前提。

当记录、记账系统成立并展开了一个不断提升的演化过程,一个抽象信息系统便如镜面投影般地笼罩在实体价值系统的上方而与其形成一个对应、映射关系的共轭系统或伴系统,对于实体价值的运行,这一信息系统作为基本前提具有重大促进意义而不可或缺。同时,当两者之间的一一对应关系建立,则通过转账而转移财富的机制在理论上已具有可行性,这意味着信息系统于发生之际便具有以配置、引领、管理等功能反作用于实体价值系统的主动性。

延安整风,标志着毛泽东思想的成熟,也标志着我党我军建设进入一个快速壮大时期。其实,按照毛主席思路,整风是必须每隔段时期就要来一次。有人一看到整风二字,心里就很不舒服,组织高效的基层大众+严正廉明的管理层,好像就与批斗,整人,打击政敌相联系,其实是完全理解错误。

至少在中国核心文化理念中,理想的社会模式是凝结社会诸多成员为整体的大同社会,这是基于农耕合作所形成的共命运体体制。在以仁、义、道、德等核心价值观为主要内容的中国文化理念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总结出“整体利益至上”的信条而与西方的“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原则相对立。整个中国历史是以“天下为公”、“天下公器”、“忠孝节义”这些基本信条为基本维度、以大同社会为理想目标的实践过程。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先贤制定出了完整的制度体系——礼乐文明。

(二)第二系统:信用系统(经济信息系统与实体价值的权利所属关系)

为什么?大家可以来说说。

简而言之,礼乐文明是以“三礼”为核心内容的自上而下的庞大制度体系,是基于中国文化核心理念、纯人为设计制定的理想制度体系,其基础是最高水准的道德要求,其目标是构建天人合一的和谐社会秩序,在其基本哲学观的基础上其中包含着经世济民的经济效率考虑,甚至是具体的货币金融体系设计。

信用是对践约能力的确认,这种确认的具体内容是经济主体相对于价值体的所有权、处置权。笔者曾用“信用积累”和“信用消费”[4]来描述对经济主体信用度的衡量和为完成交易进行的信用使用过程。信用积累对应着经济主体可以支配的、现时及未来的一切价值体,信用消费则是依靠、抵质部分或全部信用积累额度而完成的相关交易,信用积累是可发生、待发生、未发生的信用存量,信用消费是信用行为的发生额,其本质意义在于以部分实体价值与部分实体价值处置权暂时置换(或有交换),使闲置的价值体以信用的方式被激活而汇入经济循环。

LHY@中国(44354824)20:51:01

天人尚要合一,人类社会本身更是一个统一整体。强大的整体机制预设和预制成为中国社会历史演化的前提,而制度设计理念首先代表这最高道德,即人类(天下)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其中甚至包含着生态的概念,置整体利益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在政治制度上皇权以整体利益的最高代表面目出现,受到最高标准的道德约束,而最基本的经济制度——土地制度为井田制,土地公有、均田租种。如此,无论是从意识形态层面还是具体的运行制度层面,都坚决地屏蔽了私有制元素,彻底根绝了西方式绝对私有制在中国发生的任何可能。

信用积累一方面是价值体的积累,同时也是对所积累价值体的支配权的记录和标示,赋予抽象符号、数字以权力(所有权、处置权)是信用的根本功能。这一权力的存在形式是抽象化的、符号化的,以要约、书契、记录等方式存在于信息系统之中,其使用也是符号化、信息化的,需要通过要约、书契来完成。信用积累与信用消费的存在与发生皆以信息系统为前提,否则信用何以存在、何以承载、何以计量、何以确认?可见,信用系统的成立是以第一系统为前提的,是对第一信息系统的功能及模式的拓展,我们名之为第二系统。

定期抗生素→超级细菌,还是发展自身免疫系统好

三、中西金融演化轨迹及所形成的两种金融模式

当以一个总括、宏观的视角考察,那么加总每一个社会成员的信用积累而形成全社会的信用积累之时,这一总括的全社会的信用积累恰好等于全社会的现存价值体总和(财富总和),这意味着与第一系统的相同、信用积累与价值存量之间同样是镜面投影般的一一对应的关系。

一晌贪欢(2144931309)20:51:38

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不同的经济体制下、被以不同的方式利用、服务于不同的目的,将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因此,中西金融演化呈两条截然不同的轨迹,形成了两种本质不同的模式。

符号化和信息化是信用成立的前提,量化后凝结在契约上的信用的表现形式是数字信息,对潜在价值的判断、确定以及契约运行这些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处理过程。信用的存在形态、运行形态比较货币更加抽象化的、数字化。因此,专司管理、运行信用的系统比较货币运行是更纯粹的数字运行系统、信息系统。

视角偏低,只看到一己之私;不过难免有借题发挥的图片 1

(一)中西金融的演化轨迹的大致勾勒

(三)第三系统:金融系统

非常道(940882311)20:51:55

1.中国金融的演化轨迹与特征

1、金融系统的产生源于第一系统与第二系统的化合

你是西方医术,来解释太祖?@LHY@中国

我们可以从这样几个节点来总括地描述中国金融的演化轨迹,首先,作为文明之初的制度体系整体设计,《周礼》为我们呈现出一套完整的经济金融管理体系。由于《周礼》设计的政体结构(以三省六部制主要内容)纵贯中国历史而无本质变化,那么其中的金融体系也呈超级稳定状态状态,其根本特征在于官方主导,这一基本特征同样不论朝代更迭一而贯之。其次,秦汉的制度建设中进一步完善的金融管理、服务系统,尤其是两汉的现实制度体系充分地体现了平准、均输、盐铁等带有中国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原则,形成了纯官方体系的、包括宏观层面的货币发行与管理以及微观层面的货币借贷并辅以政策性金融的全覆盖的体系,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体系一直延伸到县级[④],体系建设细密、完整。第三,中国不仅有完善的金属货币体系,尤其值得大书特书的是肇始于唐末、横贯两宋、鼎盛于元明的完整的纸币时代,这一无缝对接的、连贯的纸币时代是一个持续近千年完整单元,是纯粹现代意义上的纸币时代,一方面凸显了中国官方色彩的金融特征,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国古代较高的金融发展水平。

货币发生的根本机理在于赋予符号以与实体价值同等的抽象价值承载能力,这一质变所需要具备的条件是信用系统(第二系统)的成立、成熟及运作,信用系统以制度的形式确认了实体价值的处置权从而建立了实体价值与抽象价值的联系机制。因此,我们可以这样地描述金融的发生过程:第一系统在第二系统的激发下、以媒介的方式加入价值运动进程而实现功能化。这意味着存在于信息系统中的量化价值以一种独立化的、颗粒式的、分散化、标准化、单位化、稳定化、公认性的形式来明示与保证其价值承载、权力归属以及使用方便,进而实体性地出现在交换场中充当媒介。而媒介形式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的信息系统外在表现形式,具有承载抽象价值的功能的同时也具有记录功能。在信息网络覆盖面不足、联通性不足、表现形式不足的背景条件下,货币存在只能以媒介方式独立于第一系统、作为其子系统来行使职能。

古人云,吾一日三省吾身;

总而言之,官方主导是中国金融演化的基本特征,金融体制始终成为国家管理体制的重要组成,而给予私人金融的空间是十分有限的。这样的一种形态始自于基于文化理念的最初制度设计,一方面体现了金融的管理体系、服务体系定位,一方面也反映出在中国的体制下始终存在着对个体僭越的警惕。

2、金融系统的属性分析

内经云: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2.西方金融的演化轨迹与特征

脱胎于信息系统的金融系统必然拥有源自于母体的基因、品质并以信息系统为先决条件,同时与其发生背景——经济场密切契合。

这说的是人的修身养性,但何尝不是一个组织一个团体的内修之法?

西方金融从发生伊始就是个体性质、私人性质的,而且在私有制这样的大制度背景下获得了最充分的发展,我们也是从几个历史片段管窥西方金融演化历程与特点。第一,在希腊城邦时期,雅典的银行家帕西昂的单笔贷款金额达到五十塔兰同黄金[⑤](折合1.3顿黄金),可见私人金融规模甚巨;第二,在古罗马时期,银行家的服务对象中包括城市、行省、王国、国王,凯撒也曾借高利贷2500万塞斯退斯[⑥];第三,中世纪后期的12世纪到16世纪是西方金融发展的票据阶段,形成了一些国际性的(欧洲全局性的)票据中心,例如,香槟集市、里昂、如阿姆斯特丹等;第四,17、18世纪西方金融发展进入银行券阶段,以英格兰银行为典型代表。这也标志着西方进入了金属本位制阶段直至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第五,尤其需要强调的西方金融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金融集团对政府向的大量借债,这一特点贯穿西方历史,中世纪后期以后尤甚,君王不惜抵押税权、领地、王冠等进行借贷,西方的全球殖民扩张可以说是在金融家支持下完成的。

(1)功能化的信息系统

何况,整风是自我调节,自我整治,何来外部抗生素一说?

与中国的形态截然相反,西方金融始终是私人属性的,这是其根本特征。即便二战以后由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无论其表面形态如何,仍然深刻地体现着其与生俱来的这一基因特征。

金融系统的首要本质是信息系统,运行的是以数字为内容的抽象价值信息。在金融系统中完全忽略了价值的性状、质地、用途而进行纯数字符号式的、同质化的、抽象形式化的价值转移,如同电脑系统把一切输入首先变成0和1进行二进制运算后再行还原,带来了巨大的运行效率。

因此,你还是没有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整风呀。

(二)中西金融演化所形成的两种模式

货币首先必须对外明确显示自身所承载的价值,并以某种方式显示、证明其承载能力,这是其启动运行并实现其他系列职能的前提与基础,即金融系统首先需完成其作为信息系统的功能,然后才是自身金融系统的功能。于外在形式考察,金融系统运行的也不过是数字符号的运行过程,保留着其母体的而根本特征。这一信息系统的本质特征对金融系统具有根本性的塑造作用,决定着货币系统的一切其他属性。

你后面一句非常正确:加强自身免疫力。如何加强呢?

1.中国式的金融合作、服务模式

(2)网络化的媒介系统

请来说说可否?@LHY@中国

合作的经济意义与作用毋庸详述,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理念更充分体现了合作精神,经济合作必然使价值运动呈良性循环态势,这是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证。金融在本质上就具有合作性,是就一个网络笼罩范围之内互通有无、调剂余缺。合作的意义是两行的,同时有利于整体与个体。因此,基于整体利益与个体利益的金融合作模式必然是上行主导的、以服务社会为宗旨。

交换媒介功能是被交换行为的发展所呼唤、所激发。我们首先来考察交换模式的改变。人类的交换行为在文明发生之际实现了根本性的模式版本升级:由点对点式的交换跃升至点对集式的交换,具体而言是由物物交换过渡到由货币媒介的交换。这一跃升是交换行为发展的客观必然的效率要求,当交换达到一定的规模和密集度,媒介化交换具有着大势所趋、顺势而为的自然惯性。同时信息系统的发展也达到了质变的临界点而升华出交换媒介体系。

LHY@中国(44354824)20:58:55

中国的传统经济体制是具有显著的两行特征的典型合作模式。其一是宏观层面的主导、管控、协调,从《周礼》的相关内容中我们了解到,对经济运行诸多方面的机构与管理是预设的、全覆盖的,由于对上行的、整体机制的侧重,才有类似平准、均输、盐铁、漕运等极具中国特色的经济管理机构。其二是微观层面上对于经济主体的自由度设定,既不彻底剥夺个体自由,也非任其发展,而是划定上限与底限之后谋求个体的最适合自由度划界。其中演化出来的抑商理念其本质对个体资本僭越可能的文化与制度约束。这些特点体现出中国传统经济体制的整体微观兼顾的两行特质。个体层面是先决存在的,因此突出、侧重整体层面方能凸显两行结构,中国文化中注重整体的特质显然就是注重整体合作的特质,进而是合作特质的。如果说西方体制的核心是“天下私有”,那么中国则是“天下为公”,进而是“天下合作”。

每一个经济主体所面对的是具体数量的、作为媒介的货币,然而货币作为交换媒介是一个系统化存在、集存在,是面向经济场域的整体机制,每一个个别的货币行为是货币系统的整体运行的一个局部分有。

马列也是舶来品哦。@非常道你说的非常好,我现在比较倾向道家

中国传统社会中的金融模式大体属于类似于盐铁、漕运等范畴的、基于宏观调控与合作精神的社会服务体系,代表整体理性的政府对金融体系全面主导、高度管控,从宏微两个面努力满足社会的金融需求。于此同时,私人金融的活动空间有限,且被严密监控。

系统即网络,网络视角的考察注重连接性、联通性、覆盖性、渗透性、扩展性。金融作为一纵向分层、横向延展的立体网络,具有明显的网络效应,随着其网络覆盖面的扩展而功能倍增。同时也兼具着网络本身在覆盖面和渗透度方面的极大化倾向,与经济场的极大化倾向相叠加,始终处在扩展的过程中。

非常道(940882311)21:00:28

2.西方式的金融控制模式

(3)制度化、体系化的空穴渠道系统

马列作为一种思想,是用来结合中国实际来培养我党“道心”的,我也用道家理念来说说

西方的体制与文化已经为私人掌控财富、资本做好了铺垫,其结果必然是金权的出现——少数寡头掌控巨量金融资本而获得实质社会影响力。

交换的实现在于交换双方所交换之物的同质化、可公约化,千差万别的商品于抽象价值层面是同质化的、可公约的。在这个意义上运行抽象价值的金融系统与实体价值范畴同样是同质化的、可公约的。

LHY@中国(44354824)21:01:22

当金融机制被代表少数人利益的集团所控制、垄断,有别于上述中国模式,金融系统必然成为他们的谋利工具体系,金融的客观功能则服务于为少数人牟利主观目的,通过金融的扩张和渗透,进而形成金融垄断集团控制社会以至于奴役社会的社会格局。

交换意味着一个交换双方的要约,而非单方可完成。交换双方不仅要自主、平等,其所交换之物还需在质量、数量、时间、地点等诸多方面相契合。即针对一个经济主体而言,符合要求的交换对手方的存在是实现交换的前提。就如同正电子的运行需要与空穴(负电子)进行换位运动、需要以空穴的逆向运行为条件,并实现逆向对等的伴运动。在这一点上,集化的媒介式交换比照点对点的物物交换其明显的优越性在于:媒介系统预设了大量的、制度化的、成体系的、同质化的空穴作为暂时对手方以满足千差万别的交换需求以促进交换。从这一角度考察,金融系统就体现为制度化的、信息化、网络化运行的空穴系统或价值运动系统的伴系统。

超凡的我认为道家境界最高,世俗的我认为儒家最完善。

如此,金融在微观层面则呈现高利贷式的工作模式,成为金融阶层对其他阶层的勒索机制。仅以金融角度考察,社会被分割为债权人和债务人两个范畴,随着金融的渗透和扩张,整个社会都在以利息的方式向金融集团缴税。在宏观层面,金融阶层通过掌控经济运行中枢而僭越为社会主宰,使整个经济运行都服务于个人利益。无论西方的金融如何发展,在私有制下皆为私人金融,当私人金融僭越于社会经济之上而成为终极控制者,就如同子系统僭越于母系统之上的悖逆,在逻辑上会形成哥德尔悖论,在现实中会导致系统运行故障直至死机。

由于货币具有与实体价值等同的抽象价值承载能力,其可以以换位空穴角色与一切场内价值进行换位运动。如此,金融渠道成为其他价值体运行的逆向渠道,也就意味着金融为其他价值体运行提供了金融渠道并提相应供运行动力、动因、存库、方向、阀门……。整体而言,我们确认金融系统作为抽象价值系统与整个实体价值系统相对应,成为其镜面反射系统的两行结构,那么金融系统不也就成为针对实体价值系统的对应空穴系统或伴系统了吗?系统地为其提供换位空间、渠道,于虚实之间加速价值运行效率。

现在的党国,我觉得是以道、儒驭马列+市场经济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