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开罗帝国因民族野心特别膨胀导致死灭,那三个可伶的中夏族民共和国人

埃及开罗帝国因民族野心特别膨胀导致死灭,那三个可伶的中夏族民共和国人

爱德华·柯克(1552年-1634年)和弗朗西斯·培根(1561年-1626年)是都铎-斯图亚特王朝的两名法律重臣,两人在英国法律史上的地位不可小觑。值得一书的,是两人同朝为官时的几段公案。
普通法大家柯克
柯克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律师之家,早年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接受法学教育,经过克里福德律师会馆的训练,26岁时成为律师,40岁那年被任命为伦敦市的副检察长,两年后击败培根,获得总检察长的职位。
他深得伊丽莎白一世的宠爱,女王经常称他为律师柯克先生。1606年,他被任命为高等民事法院的首席法官。六年后,又被提拔为王座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从此被称为大法官柯克。
他的政治生涯并不顺利,这与他敢于公然对抗国王有关。他主张普通法是最高法律,国王不能仅凭身份裁断案件,不能变更普通法的传统。因而,他被称为顽固的老柯克。
1616年,枢密院在培根的策划下,对柯克提出控诉,柯克于当年11月被解职,重返政界后,又由于反对查理亲王的婚事而受到国王报复。
1621年12月18日,柯克、南安普敦、塞尔登、平姆四名议员,向国王主张议会的自由权、选举权、司法权等特权。他们提出:关于国王、国家和防务的问题,都应在议会中讨论。这激怒了詹姆斯一世,下令解散国会,并将柯克等人监禁九个月之久。
柯克职业生涯的荣耀时刻,出现在1628年。他以74岁高龄起草《权利请愿书》,并亲手向查理一世提交。此事缘起于著名的五骑士案,查理一世为了向几位贵族借款,监禁了这五位骑士。法院受国王之命,拒绝释放他们。下议院中与公民权利有关的委员会组织了申诉。
而柯克则在这几个委员会中都有一定的职务,他组织起草了《权利请愿书》,重申了《大宪章》所确定的非以国家法律或法庭判决,不得逮捕任何人或夺取其财产;未经国会同意不得向人民募捐或征税的规定。
柯克对于普通法的研究,使他拥有了普通法的福音、活着的普通法、法学之源等称号。他把自己当大法官时审理的案件,编为法院《报告》,逐年发表。他生前和死后出版的四卷《英格兰法总论》,更是奠定了他作为普通法大家的地位。
疯狂迷恋权力的培根
培根的家境远较柯克优裕。他的父亲是伊丽莎白女王的掌玺大臣,母亲是博学多才的贵妇。培根的姨父是重臣伯利勋爵。培根很早就有了出入宫廷的机会,曾被伊丽莎白女王称为我的小掌玺大臣。
1573年,12岁的他入读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三年后毕业(同样就读于三一学院的柯克是在15岁入学,18岁未能获得学位而离校从业)。培根进入了四大律师会馆之一的葛雷律师会馆,继续学习法律。16岁的他和英国驻巴黎大使一起出访巴黎,在巴黎一呆就是三年,一边任大使馆的外交事务秘书,一边在巴黎学习统计学和外交学。
培根18岁那年,父亲去世,身在巴黎的他没能得到什么遗产。他辞去外交事务秘书的职位,回国重返葛雷律师会馆,一边攻读法律,一边四处谋职。
1580年,他在法院谋得了一个法官助手的职位,然而薪酬之低,使他不得不借债度日(终其一生,他都没有从债务中彻底脱身)。三年后,他获得律师资格,开始执业并在葛雷律师会馆任教。
1593年,他当选为下议院议员。但是伊丽莎白拒绝委任这位22岁的年轻议员任何要职,理由之一是他在议会中果敢地反对女王的税务法案。
然而培根从未放弃过对权力的迷恋,他写道:“我要政治权力,要主宰人和事的权力,手里掌管英国的国玺和100个仆人!”
他自视甚高:“我有一种无人可与匹敌的热情。我知道的司法案例比任何英国人都多,我的拉丁语和希腊语的知识谁能比得上?”他在政治上投靠女王的宠臣埃塞克斯伯爵。伯爵给他许多经济上的援助,并为培根谋求职位。
然而女王并未将总检察长的职位授予培根,而是给了柯克。埃塞克斯伯爵为了安慰培根,送了他一套大房子和一大笔钱,并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富有的贵族妇女。然而这位贵族妇女却未选择培根,而是嫁给了年长自己九岁、事业有成的柯克。
尽管埃塞克斯伯爵对培根不薄,培根却未在伯爵受难时伸出援手,反而恩将仇报。伯爵与女王之间出现争吵,并渐渐失宠。伯爵纠集亲友家丁,声称要教训那些将他“从女王微笑之下放逐出去”的政敌。他很快就以涉嫌叛逆被捕,关进了伦敦塔。
开庭的时候,培根出现在了证人席上(当日代表控方出庭的,正是检察长柯克),说道:“先生们,我不是作为原告的律师,而是作为被告的朋友来作证的。”然而,他所扮演的远不仅是证人的角色,他在法庭上论证埃塞克斯伯爵计划谋害女王的行为,不属于法律可减轻处罚的情形。
“埃塞克斯是叛国者。”培根得出结论说,“他必须为他的叛逆付出生命。”伯爵被判处死刑后,培根从控方得到1200镑的赏金。他把钱装进衣袋后失落地说:“女王给了我一些好处,但不像我所希望的那么多。”
国王受制于上帝和法律
两年后,伊丽莎白女王去世。信奉君权神授的詹姆斯一世即位。他在行政上庸碌无能,却是古典文学的狂热爱好者。培根投其所好,给国王写来一封致敬信,以拉丁古谚开头,以一行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诗句结尾,并在信中写道:陛下的臣民中没有人比我更渴望牺牲自己,粉身碎骨为陛下效劳的了。他很快得到国王的赏识,并获得了副检察长的职位。
相比之下,柯克则没有这么长袖善舞。他多次公开地对抗詹姆斯一世的权威。
1608年11月10日,詹姆斯一世向柯克任大法官的王座法院提出,根据大主教建议,他可以以国王的身份审理一些案件,理由是法律是以理性为基础的,而国王和其他人一样具有理性。
全场静默,唯有柯克起身答道:确实,上帝赋予了陛下卓越的技巧和高超的天赋,但陛下对英格兰的法律并没有研究,而涉及生命、遗产、货物或财富的案件,不应当由自然的理性来判断,而应当依据技艺性的理性和法律的判断来决定……国王应当不受制于任何人,但应受制于上帝和法律。这句话令詹姆斯一世勃然大怒。
另一场较量,发生在培根、柯克和詹姆斯一世之间。1616年,王座法院受理了一起普通的债务纠纷:原告诉求被告还钱,被告称已清偿,却弄丢了原告出具的收据。柯克根据普通法,遂判被告败诉。然而被告后来又找到了收据,遂向衡平法院起诉,衡平法院纠正了王座法院的判决。柯克认为衡平法院无权干预普通法诉讼,将事权之争提交给国王。
根据培根的建议,詹姆斯一世作出以下裁断:如果普通法与衡平法的规则发生冲突,衡平法优先。但是,只有普通法未能提供对当事人足够的救济时,衡平法才能干预普通法。柯克非常恼火,公开抨击培根教唆国王凌驾于法律之上。
两人之间积累的怨恨一触即发。
随后的王室信件案成为压垮柯克的最后一根稻草。1616年4月25日,王座法院在审判中收到来自王室某成员的说情信。柯克给詹姆斯一世写信道:此类信件是违法的。收到这些信,我们确感王室仁慈,然而这对法律的适用不会有任何影响。
当法官们在暴怒的国王面前纷纷跪倒乞怜时,柯克却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法官应该做的事。在培根的建议与策划下,枢密院以对国王不敬等事由对柯克提起弹劾。11月14日,柯克被免去王座法院大法官的职务。詹姆斯一世甚至说,(欧洲历史
www.lishixinzhi.com)柯克应该在反省错误、驱散傲气中度过余生。
作为这场较量暂时的胜利者,培根则于次年3月升任国王的大法官,并且主导了一场詹姆斯一世授意下的对柯克的诉讼:由于无法找到柯克不称职的证据,控诉的事由则是12000磅的贪污和滥用法官职权,并以全英国首席法官自居等罪名。这些罪名虽然最终都未成立,却足以使柯克焦头烂额。
培根因受贿而落马
1621年,下议院议员柯克69岁,刚刚晋升为大法官的培根时年60岁。柯克经常为一些冤案申诉,代表下议院和国王唱对台戏。培根官运亨通、生活奢华、才华横溢,时有新书出版。培根的《新工具》一书出版后,曾差人赠送柯克一本,柯克在书上写道:奉告作者,你确有智慧老人的学识,但你应该首先确立的是法律和公正。
权倾一时的培根似乎好运到头了。几名小人物到下议院控告培根受贿。一位名为奥贝里的当事人声称培根收受了他100镑的贿赂,却未为他带来有利的判决。另一位名叫爱德华·埃格顿的当事人,也称培根收受了他400镑的贿赂。
下议院大部分议员都不满培根帮助詹姆斯一世干预司法的举动,专门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对此进行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正是柯克。培根以自己的名誉否认受贿。但委员会收集了28件物证:价值800英镑的饰盒、价值500英镑的钻石耳环、价值50英镑的金扣子等。
举国震惊,象征着最高正义的大法官培根竟然受贿!上下议院就是否应该严惩培根展开舌战。培根为自己辩护,称自己虽然受贿,却从未枉法,并提醒柯克和法官:也许有一天你们也会因同样罪名被带到法庭,到那时,你们就不会为现在对我的宽大而后悔。他还写信给詹姆斯一世说:凡受贿者易行贿,假如他得以释放,将送给国王一部史书,向后世粉饰当朝之治。
詹姆斯一世明白,议会弹劾培根,实际是在向自己施压。他曾为培根说项,希望议会停止审理。然而议会的答复是,除非国王解散议会,否则一查到底。詹姆斯一世当时正为财政亏空而愁恼,还指望议会通过征税计划,于是只能作出让步。
1621年4月22日,培根认罪,承认共接受了28次贿赂。上议院最后作出裁决:撤销培根御前大臣职务,支付罚金及赎金四万英镑,监禁于伦敦塔内,永远不得担任公职,不得竞选国会议员,不得进入宫廷。培根自嘲道:我是50年来英国最公正的法官。但是,这是200年来国会最公正的判决。这场议会与国王的斗争,以培根的身败名裂而告一段落。
五年后,培根因风寒死于伦敦北郊。柯克则从下议院退休返乡著书,八年后死于家中,享年82岁。这两名先后就读于三一学院、律师会馆的年轻律师,在同一名贵妇门前争风吃醋,在宫廷法院内外较量,留下一生的恩怨情仇,任由史家评说。

拿破仑临终恋恋不忘“那些可伶的中国人”是何缘故?

罗马帝国因民族野心极度膨胀导致灭亡

叱咤风云的一代雄主拿破仑,在1815年滑铁卢战役失败后,被流放到英属南大西洋小岛——圣赫勒拿岛,并在那里长眠。这一事件,到今天还有余波。远在1502年,葡萄牙人最早到达圣赫勒拿岛,这个曾被荷兰人占领,又被英国东印度公司占领的小岛,十九世纪成为英国直辖殖民地,由英国派任总督管辖。直到2006年7月,岛上人口7502人,华人和印度人共占25%。

罗马人的“边界”观念是不断变化的。表示罗马边界的术语limes在罗马国家发展过程中,意义也不断变化,体现了罗马从狭小城邦国家走向庞大帝国的政治空间的变化。

小说,不约而同地对准了拿破仑和中国人

罗马人最初的“边界”是指能够维持他们生存的罗马城的“城界”。现代学术界一般认为罗马城的疆界是由第二位国王努玛确立的,并由疆界神特米努斯捍卫。努玛颁布法令规定,任何破坏和移动奉献给疆界神的石头的人,都被认为是对神祇的亵渎。后人以此为依据得出推论,认为这是朕兆,表明罗马国家的边界将决不后退。

1998年春,法国作家勒内·韩的《圣赫勒拿岛上一个中国人》(中文翻译本改书名为《乾隆遗子与拿破仑》)出版了。勒内·韩,中文名韩辉,1930年生于法国,生父韩涵和生母张梦蕙都是中国留学生,他们在1934年回国,却把儿子韩托付给一个法国农民高铎寄养。韩毕业于有名的法国国立政治学院,后出任国家电视三台台长,曾发表自传体小说《勃艮第的一个中国人》,荣获“法兰西学院文学大奖”和“扶轮国际文学奖”。

到共和国后期,随着罗马国家版图的急剧扩大,罗马“边界”观念延伸到了整个“已知世界”。生活在共和与帝制交替时期的科学家斯特拉波在其《地理学》中所说的“落入我们版图的这部分地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当时罗马人的“已知世界”,而它也在很大程度上等同于“罗马世界”,他们大规模向外扩张就是要不断地拓展他们的边界。

《圣》小说的主人公君昱,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1810年,40岁的君昱受嘉庆帝派遣,搭乘东印度公司商船,前往英国一探虚实,却被英国水手偷走了所有钱财又被赶下船,成了圣赫勒拿岛上的奴隶,与拿破仑相遇。1821年,拿破仑病逝。君昱自愿为拿破仑守墓20年,直到这位皇帝的遗骨被运回法国,才离开孤岛,回到阔别30年的故乡中国热河。

到帝国时代,罗马人的“边界”观念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已知世界”,而是全世界,其“边界”是整个世界帝国的边界。在世界帝国边界理想的编织过程中,维吉尔的颂歌最具代表性。他在《埃涅阿斯纪》中“塑造”了这一理想,即“用你的权威统治万国”、“不施加任何空间或时间方面的限制”、“无限的统治权”。在罗马观念中,整个领土世界,即“全世界的陆地和海域”就是他们的罗马世界,其范围是全人类、全世界。尽管罗马人的“全世界”,实际上只是他们当时所统治的全部区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世界帝国的边界理想。

另一部小说则是2010年法国医生布伦的作品《拿破仑的中国间谍》,故事时间是1815年10月,拿破仑被押解到圣赫勒拿岛上至1821年5月客死孤岛期间。岛上的600多名广东人由3名年长的头领管理,一切规矩如在大清国土。陈晋是嘉庆帝的老师之子,嘉庆帝幼时的陪读。他接受皇帝旨意来到岛上,暗中搜集英国情报。当拿破仑与从中国归来的英国使臣阿美士德,谈论中国的时候,陈晋正好在场。他听了拿破仑的话后,认为拿破仑可以成为大清国的盟友。从此,变成了拿破仑的耳目,在假装不懂外语的掩护下,为拿破仑搜集情报,拿破仑也对陈晋信任有加,向他传授挫败英国人的机宜。拿破仑还爱上了一个中国头领的侄女依莲,这位美丽的姑娘成为拿破仑最后的爱人。

罗马人的世界帝国“边界”观念在罗马社会根深蒂固,他们认为自己的责任就是世界帝国的责任,扮演世界帝国的角色。直到帝国晚期,这一观念仍然在罗马人心目中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如提奥多西称自己的皇帝瓦伦提尼安是“世界之主”。罗马人的世界帝国“边界”观念一直持续到帝国的灭亡,他们才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即便如此,世界帝国观念仍然保持在欧洲人的心目中,查士丁尼企图恢复罗马帝国的努力、“既非神圣、更非罗马”的神圣罗马帝国的出现、希特勒的世界帝国之梦等都可以在罗马人的世界帝国观念中找到渊源。

历史,曾有23位广府人在囚禁拿破仑房里工作

在罗马人“边界”观念不断变化的同时,表示“边界”的术语limes的含义也在不断变化。limes来自于limus,最初是指光秃秃的泥路。罗马帝国建立后,这一术语的用法开始发生变化,其意义变得丰富起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