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代三大美女的悲情往事,不怕后宫通奸

日本古代三大美女的悲情往事,不怕后宫通奸

不怕后宫通奸:古代日本为何没有太监

二战后日本设“国家卖春机关”专门服务美国大兵

日本古代三大美女的悲情往事

对很多中国人而言,日本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古代日本向中国学习,所以日本文化有好多和中国相似的地方,但日本文化也有好多独特的地方。比如,中国古代有宦官,而日本就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作新女性——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包吃住服装,高收入,限18至25岁女性”这样的广告,或许在今天也会有很多人动心吧。也难怪1945年9月20日,当这则广告在日本各大报刊登出的时候,当天就有一千六百余人来面试,而三个月内各地应聘的女性达到六万人之多。发放这则广告的,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

不管今天的日本如何否认历史,仇视中国,但真正的历史并不是某些政客能改变的,抛开日本近代史上对中国的侵略与掠夺,更多的时候日本都是作为一个学生不停的向中国学习着,这不,他们的历史和他们的文化才能跟中国有着这么巧妙的相似之处。今天为广大网友介绍的是日本古代的三大美女,喜爱以古代日本史为题材的游戏的朋友或许听说过她们的名字,而通过本文的介绍,相信会对其有更深入的了解。

日本有一个叫桑原鹭藏(1870——1931)的人,大正十二年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文章发表在大阪的报纸上,题目是《中国的宦官》。他说:“独我国自隋唐以来广泛采用中国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拿来,这不能不说实在是好事。英国的斯坦特曾发表论文《中国的宦官》,一语道破:东洋各国如此普通的宦官制度在西洋却不太流行,这完全托***的福。然而,我国丝毫不指望宗教的力量,竟然不沾染此一蛮风,岂不更足以自负。我们就此也必须十分感谢我国当时先觉者的思考辨别。”(见《桑原鹭藏全集·东洋史说苑》)

后来调查,应聘者中,绝大部分不知道这则广告背后要求她们做的真正工作是什么。政府背景,在全国报刊上的公开广告,使她们信任不疑,而她们此后的命运,却是日本历史上至今不愿提起的一页。

静御前不仅以悲剧式的武将源义经的爱妾和美貌的舞女而留名于曰本历史书上,而且她还是自古以来为曰本人所喜爱的历史人物之一。

中国人对宦官没有好感,也就情不自禁地佩服一下日本人,虽然如今电视上宦官与和尚争脸,皇帝并奴才争风。宦官固然鄙陋,但是把朝廷衰亡归罪于他们的“非人性”,似不无儒家观念的偏见。宦官或阉人当中也不乏伟人,如司马迁、蔡伦、郑和。就宦官制度来说,日本的确很值得庆幸。不过,没学中国的地方多了,以为他们什么都学,都学得来,那才是一种误解。没学并不表示比中国高明,倒可能是过于落后,却歪打正着,坏事变好事。

RAA,全名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翻译过来就是“特殊慰安施设协会”,是日本为美国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专门机构,日本人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

她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时间是平家灭亡到向镰仓幕府过渡的短短数年里。那个时候,在都城里有一群叫“白拍子”的舞女。“白拍子”就是穿上平安王朝时期年轻贵族的白色礼服,戴上金色的立乌帽跳舞。舞女们甩动白色的袖子翩翩起舞,十分优雅而飒爽,博得人们的喜欢。她们最初好像是神殿里献舞的巫女,但是这些美丽的女扮男装的舞女们可能迎合了时尚,逐渐被邀请到贵族或武士家去舞蹈。平家时代有名的“白拍子”有被平清盛所钟爱的祗王,祗女,佛御前等。

受佛教文化影响?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以麦克阿瑟将军为首的美军随即进驻。战败前的日本,有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西洋人,加上军国主义者常年“英美鬼畜”的宣传,尽管麦克阿瑟很快发表声明,称将不进行任何“野蛮,针对个人的报复”,几万名美军即将进驻的消息,还是给这个岛国带来了极大的恐慌。日本当时的社会调查表明,对美军占领的恐怖和担心中,最重要的是食粮不足,复员人员失业,以及占领军对妇女的凌辱,其中担忧妇女遭暴行凌辱的比例遥遥领先,被列在第一位。产生这种想法,首先是日本人长期受到“如果战败,男人将全被阉割,女人将全被作为娼妓”的宣传;其次,战争中日军在亚洲各地的暴行,显然也成为日本人对占领军想象的最重要参照。

静御前的出身并不高贵。静御前的母亲是叫矶禅师的白拍子,静御前从小跟母亲学舞。她天资聪慧,不仅舞姿优美,而且舞技超群。14岁左右,她在神泉苑为祈雨而舞。也许是她的完美舞姿感动了上天,大雨倾盆而降。从此,她以绝世舞女而闻名。

一场甲午战争,日本打败了大清帝国,总算出了一口压在心头的恶气,但是要彻底走出中国的阴影,还必须从文化上打垮。枪杆子,笔杆子,翻身靠这两杆子。桑原鹭藏是东洋史学者,充当笔杆子,大写《中国人辫发史》、《中国人吃人肉风习》、(日本历史
www.lishixinzhi.com)《中国的宦官》什么的。似乎说中国的坏,便反证了日本的好。

针对这种恐慌,日本内阁紧急讨论对策,结论是参照日本在战争中建立的慰安女制度,为进驻美军提供“慰安”设施和性服务,来减少美军对日本平民女性的侵扰。建立这种设施当时预算需要五千万日元,对战败的日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而大藏省财税局长池田勇人对这笔钱批准的很快,他的看法是“用这笔钱换取日本女性的贞节和血统的延续,可说是十分划算了”。

15岁时她与在坛之浦消灭了平家凯旋而归的源赖朝的弟弟源义经偶然相遇。就在她成为源义经的爱妾后不久,源义经因谋反嫌疑而受到哥哥源赖朝追捕。她也跟随义经逃亡来到吉野山,吉野山是禁止女人出入的,她和义经挥泪分手后,被赖朝的兵抓获。

中国何以有宦官?桑原写道:“中国人是嫉妒心极强的国民。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嫉妒心,使唤中性的宦官,或许是顺理成章。”40年后,三田村泰助把桑原鹭藏的文章敷演成书,题为《宦官》,照他的意思,宦官是伴随征服异民族这一现象而发生的,日本古代社会不曾和异民族广泛接触,更不曾征服他们,岛国成为造不出宦官的决定性条件。后又受佛教文化的影响,不再搞这么残酷的勾当。

说来,这种以国家的名义设立妓院来慰劳占领军的事情,历史上虽或有不得已而为之者,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算是耻辱和难以启齿的事情。可是日本人讲求严谨的作风,却使他们这种事也要作的正规。8月18日,日本内务省向各地政府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军驻屯地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文件,要求各地警务部门协助建立为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8月26日,由东京警视厅牵头建立的RAA协会正式成立,专门在天皇皇宫大门外举行了结成式(参加者主要是日本卖春业的老板和干部),下设慰安、游技、艺能、特殊施设、食堂、物产各部,冠冕堂皇地声明称:“为维护民族的纯洁性和百年后的未来,作阻挡狂澜的防波堤,作战后社会秩序的地下支柱。”

她被押至镰仓,受到严酷审讯,但她决不供出义经的去向。不久,在镰仓八幡宫的祭祀曰,源赖朝命静御前在神前献舞。她穿上“白拍子”的服装,在以赖朝为首的丈夫的敌人面前无所畏惧的起舞。当时她边舞边唱的歌词十分有名。她唱的歌是对义经——她所爱的人的悲侧思恋之情。

没畜牧业所致?

也有日本说法认为,建立性服务设施,是美军的要求,此说见于平冈敬一的《战后卖春业体系》一书,称8月20日,日本派遣河边虎四郎等人前往马尼拉商洽美军进驻事宜,最后的文件中,有“负责协调提供盟军进驻所需宿舍、慰安所等”的条目。(日本历史
www.lishixinzhi.com)然而,根据考证,此说不确。首先,日本政府决定设立慰安设施是在8月18日,当时河边还没有出发;其次,所谓的“马尼拉文件”英文原件在日本《败战中全国治安情报》一书中有所记录,美军要求提供的是俱乐部,并没有性服务设施的要求,把“俱乐部”翻译成“慰安所”,只能说是翻译中日本人的习惯认识作祟了。

吉野山峰雪审慎,

陈寿著《三国志》记载了日本的前身——倭国,虽然西尾干二等人在《国民历史》一书中说《三国志》信口雌黄,没有史料价值,但就考古学成果来看,这部史书所言不虚: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马是4世纪末叶带入日本列岛的。日本园艺颇发达,对动物品种的改良却大大落后,日本古语里没有表示去势的词语。梵语称阴茎为魔罗,日本人以为切去阴茎就绝了淫欲,便叫作“罗切”。1898年,柳泽银藏才著有《去势术》。

但是,这些慰安所开办后,管理上采取的是“日美协同”的方式,而麦克阿瑟在东京的“占领军总部”旁边800米长、日比谷公园到东京宝冢剧院的大道,就是当时最有名的“色情街”,随时有几百名卖淫女站在街上拉客,麦克阿瑟从自己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如果他没看到,估计是五星上将患上了选择性失明的眼疾。可见,驻日美军在这件事上,有着明确的支持态度。

与君诀别身飘零,

势由人予夺,家畜从本能上顺从了人类。有日本人观察秦始皇陵墓的马俑,说那些战马都去了势。

这样,以日本国家政府为主导,为美军服务的全国性“慰安”系统,在日本开始建立起来。8月28日,第一个这样的慰安所在东京郊外的小町园开业。此后,“悟空林”、“见情”、“波满川”、“乙女”等慰安所相继开业,最盛时在日本从事“慰安”的RAA女性,达到六万人之多。

朝夕思念肠九转,

18世纪20年代,德川幕府从中国和荷兰买进马匹,荷兰兽医和中国人沈大成先后来日本传授养马及骟马的知识。八国联军进北京,日本军马没骟过,在队列里尥蹶子,为“罪文化”的欧美兵大加嘲笑,于是“耻文化”的日本陆军把军马统统骟它个球的,从此“入欧”。

起初,日本政府对“国家卖春”的行为还是有所掩饰的,要求各个慰安所的经营者只能以个人身份,而不能以国家政府名义,而慰安女也准备利用当时日本社会的公娼私娼充任。然而,在进行征集的时候,却遇到了意料不到的困难。

相期惟有在梦里。

或许像《三国志》记载的那样,日本女人不淫,不妒忌,那就无需阉割了男人以维护她们的贞洁。但是把事情往文化上说,日本历史上毕竟少了一样宦官文化。

8月21日,东京警视厅召集各卖春业巨头在麻布小学开会,要求他们动员手下妓女为盟军提供慰安服务,结果却颇为难堪。对此前所未闻的“国家要求”,大妓院吉原的老板成川敏的回答最有代表性——“对昨日的敌人,今天就用身体侍奉,这当然也可以强制命令,但就是妓女,能不能接受也不好说。请允许我们回去商量。”而屋久组合的老板濑谷则回答说:“如果是为了国家,我们只能遵令行事,可是,事后该给姑娘们怎样的说法呢?希望国家对此给出负责的保证来。”对此,警视厅保安课课长大竹含糊答道:“会向上报告,求得解决。”

幸福时光已逝去,

日本人之所以不学,或如文化人类学家石田英一郎所言:去势本来是一种畜牧技术,被文明国家应用到宫廷生活中来。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

事实上老板们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妓女们对这条命令反应很强烈。长期受到的宣传是一条理由。另一条理由是妓女中流传着“西洋人和日本人身体不一样,和他们做那种事会被弄成两半”的说法,于是去做这种事,就有了赴死的悲壮。

往曰欢乐不再来,

和吃肉的游牧民族相比,日本是吃米的民族,畜牧业从未发达。虽然弥生时代也养过猪,但不知何故,平安时代以降,直至17世纪,不再饲养。普遍吃鸡,大街小巷卖“烧鸟”,是江户时代以后的事。吃“牛锅”(一种煎牛肉的料理方法)
更是拜文明开化之赐,但到底压不过吃鱼,他们吃鱼内脏,却至今不爱吃猪牛下水。这样的民族自然不关心阉割,不会骟马,也不会骟人,终于没骟出宦官来。

有些地方的妓女最后服从了。比如上面提到的“吉原”。最初,听到这个要求妓女们只是哭泣不已,后来有一个妓女最终停止了哭泣,说道:“既然是为了国家,那就努力奉公吧。”于是,其他的妓女也都纷纷低头默许。

春蚕丝尽烛成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些妓院里,这条命令却引发了不同的理解。土浦市警察署长要求当地卖春业老板协助建立慰安所的时候,卖春业的老板却想起了以前准备“本土决战”的时候日本政府提出过一个战术——“当美国兵要强暴日本女性的时候,假装合作然后捏住他的睾丸杀死他,一人杀一个就把登陆的美国兵杀光了。”于是这位很激动地问警察署长——“是要进行‘那个’作战了吗?”

此恨绵绵无绝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