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忠的选官方式,天子后宫佳丽的来源

杨国忠的选官方式,天子后宫佳丽的来源

杨国忠选官:无问贤不肖,选深者留之

在监狱中长大的西汉“中兴之主”汉宣帝刘
长安天牢里的刘病是一名钦定的死囚。他这辈子连安安做个老百姓都是奢望,却使神差地为皇帝。刘病登基后改名刘,史称汉宣帝,被誉为西汉王朝的“中兴之主”。这个原本与皇位绝缘的孩子,最后了一明主,有人说他是“长安牢狱中走出的天子”,有人说他是中国历史新知网上唯一一位在监狱中长的皇帝,还有人根据刘病的事迹编写了热的电视连续剧《乌龙闯情》。刘病是怎么做到的?经历了什么样的传奇?所有的一切都得从公元92、汉武帝末的长安城说起。
那一,鲁国人吉迎来了自己政治命运的重大转机。吉自幼学习律,曾经担任过鲁国的狱吏,因有功绩,被提拔到朝廷任廷尉右监(廷尉的高级助手,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检察院检察官)。遗憾的是,在朝廷中任职,仅仅需要政绩是不够的。深究卫子全家及其党羽。卫子全家被抄斩,长安城有几臣受到株连。许多官被削籍为。因“巫蛊之祸”案情杂,涉案人员极多,加上许多官本身又受到株连,因此朝廷从地方抽调办案人手。吉因为担任过廷尉右监,与本案没有牵涉,因此被调回长安与案件审。
在政治高压和白恐怖之中,所谓的案件“审”完全是一句空话。一切都经被定性了,吉等人的工作实际上就是贯彻上意、完程、惩罚犯人。体到吉的任务,则是主管长安的监狱。
长安的天牢中有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因为受“巫蛊之祸”的株连被入大牢。他就是卫子的孙儿,汉武帝的曾孙。卫子刘据纳史良娣,下了史皇孙刘进。皇孙刘进纳王夫人,下了这个婴儿,称为皇曾孙。小婴儿刚出就遭到“巫蛊事”,子、良娣、皇孙、王夫人等亲人都遇害身亡。小婴儿尚在襁褓之中。政敌们不道何他,就将他在大牢中等待命运的审判。
职的吉在检查监狱时发现了这个小皇曾孙。当时的婴儿经过长的啼哭,又长缺奶,早是奄奄一息。善良的吉于心不,就暗中在牢房中找了两个刚育还有奶水、人又忠厚谨慎的女犯人(一个是淮阳人赵征卿,一个是渭城人胡)轮流喂养这个婴儿。吉还小婴儿找了一间通风、的牢房,提了适中、物品齐全的条件。
在下去的几个月里,吉月得到俸禄,就换来肉牢房中的小皇曾孙。他坚持天检查婴儿的长情,不任何人扰孩子。有时候,吉实在或者病了,也家人早晚去探望小皇曾孙,看看被褥是否湿、饮食是否得当。然而监狱中的条件竟恶劣,刚出的皇曾孙经常得病,甚至数次病,吉都及时地命狱医诊断,按时孩子服药,才使孩子转为安。吉的俸禄原本就不宽裕,现在又要照顾一个体弱的婴儿和两位奶妈,他总是想着婴儿,精心照。没有吉无微不至的照顾,小皇曾孙早就死在狱中了。两位犯在监的奶妈也将小皇曾孙视作自己的孩子,精心照。就这样,可怜的孩子在狱中竟然奇迹般地长了起来。
当吉在监狱中细心照顾尚是犯人的皇曾孙的时候,监狱外的“巫蛊之祸”还在继续,连不绝。小皇曾孙5岁了,还没有离开过监狱的高墙。吉得将孩子终身养在监狱中终究不是办法,就试探着请高官贵族养这个孩子,孩子正常的长环境。当时的高官贵们一道孩子的来历,都之不及,没有人愿意养。没有办法的吉继续照顾着小皇曾孙。
在小孩子一次大病痊愈后,吉看着体弱多病的小皇曾孙,替他起名为“病”。意即孩子的病经全了,以后再也不会得病了。这个孩子于是就叫做了“刘病”。
后元二,汉武帝了重病,往来于长杨、五柞宫殿之间调养。有人想在汉武帝病重间再次兴风作浪,指示看风水的上书说长安监狱中有天子气。多的汉武帝竟然遣使者命官府说,押在长安监狱中的犯人,无论行轻重,一律之。老皇帝希望通过这样决绝的做法来扫除一切自己权力的威胁。
内谒者郭穰连夜到吉主管的监狱,要行皇帝的旨意。吉敢地拒旨,命闭监狱大门,拒绝使者进入。他隔着墙壁高喊:“皇曾孙在这里。其他人因为虚无的名义被尚且不可,更何这是皇上亲的曾孙子啊!”
双方僵持到天明,郭穰还是进不去监狱。他返回宫中将情报告汉武帝,并弹劾吉旨。汉武帝受到这次挫折后,反而头脑清醒了许多,叹气说:“这也许是上天借吉之口来警示我吧!”
汉武帝没有追究吉的过,也没有继续下达犯人的旨,相反却宣布大赦天下。说来也奇怪,不久汉武帝的病竟然了。
吉主管的监狱一下子就空了。刘病的两位奶妈分别回淮阳和渭城去了。刘病也不再是犯人了,可以做一个自由的通百姓,正算是虎口脱险了。吉张罗着刘病找一个去。他终于听到刘病的亲史皇孙刘进的舅舅史家。史家的一个女儿嫁了卫子刘据,就是史良娣。当时史家还有刘病的舅曾祖母贞君和舅祖史恭,一家人住在长安近郊的杜县。吉刘病送到杜县史家。史恭见到这个外甥的儿子,史老见到这个曾外孙,交加,过了抚养大任。老刘病异常爱,不顾老体衰亲自照他的活。有5岁的刘病当时还没有记忆,在新的、舒适的环境中,www.lishixinzhi.com之的监狱活忘了。他长安监狱中的高墙、两位慈祥的奶妈和那可以自由出入的吉的印象越来越模糊。史家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为了孩子一个正常的环境,也刻意不提长安的监狱。吉回到长安,继续去做他的官,绝口不提刘病的事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为过去。
晚的汉武帝最终道了“巫蛊之祸”的相,明白了儿子刘据的苦衷与冤情。他悔恨不,下诏己,开为案件反。刘病的命运开改变。
临终,汉武帝然亲自害死儿子耿耿于怀。他想到刘据这一脉中还保留着一个独子――刘病,于是下诏宗正(主管皇室族系的官员)将他的名字重新载入皇室的牒谱,正恢了刘病的皇室员身份。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血缘身份是个人非常重要的要素。于皇室政治来说,血缘其重要。它通常是一个人权力法性的来源。于刘病来说,在恢皇室身份之,管他是子的孙子,作为被排除在皇室队伍外的人,他是毫无政治途可言的。相反,他可能为政治祸害的来源,因此达官贵人们都不愿意养刘病。可怜的孩子能住在舅祖家里。现在,刘病恢了皇室身份,不仅上升为贵族阶层,而且备了进入政治心的可能性。更值得留意的是,刘病的血脉出于汉武帝嫡长子刘据,而且是刘据这一脉唯一的后人。管他还没有封爵,政治途无量。
按照制度,未的皇室员由掖庭看管抚养。刘病也从杜县舅祖家被到了长安来受抚养教育。巧的是,当时的掖庭张贺轻的时候是刘据的家臣。刘据张贺非常,张贺也终念着子的德。现在,他很自然地将这种感情转到了子的孙子的身上,刘病的抚养教育格外上心。
张贺不仅在职权范围内优待刘病,而且自己资助刘病读书游学。刘病慢慢长大后,张贺还为他迎娶了暴室的啬夫许广汉的女儿许89
君为妻。
靠妻子许家、张贺和舅祖史家的心和资助,刘病受了系统的教育。他向东海中翁学习《诗经》,欢读书,也非常用功,闻名一时。同时,刘病也欢游侠,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这是当时上流社会的遍爱,刘病没有沉溺其中,相反却利用游玩的机会,观察风土人情,深人疾苦,触到了实的社会。刘病虽然在长安住受教育,还是经常回杜县史家住。他终身都非常欢杜县一带的山水,“乐杜、之间,率常在下杜。”史恭的儿子刘病的叔史高、史曾、史玄都和刘病在一起玩耍长大。史称他“闾里奸邪,吏治得失。数上下诸陵,周遍三辅”。轻的刘病在中一带游历学习,小有名气。
后,刘病住在长安的尚冠里。他继续交结官,名声越来越大。
与刘病分开后,吉转任了车骑将军军市,后来升为大将军霍的长史。霍很器重他,又将他升为禄大夫事中。我们后人不道共同住在长安的刘病、吉二人是不是经常遇到。我们道的是,吉刘病恭敬常,绝口不提当之事。刘病竟然不道吉就是当那个抚养自己的狱官。
在刘病18岁的时候,吉又了他一个大。
元元四月,汉武帝的儿子、轻的汉昭帝刘弗陵崩,没有留下子嗣。大将军霍奏请皇后征昌邑王刘贺为新皇帝。月,刘贺即位后,荒淫无道。霍以刘贺淫乱多而废黜了他。于是,中国大地出现了短暂的没有皇帝、又缺乏继人选的情。
霍与车骑将军张安世等大臣多次讨论继人选,都难以决定。新的皇帝首要从汉武帝的子孙中挑选,而且辈分不能过高,也不能低。刘弗陵没有子嗣,刘贺经被实践排除了;汉武帝的儿子中在世的还有广陵王,是广陵王无能无德,汉武帝就将他排除在皇位继人选之外了,现在自然也不能再去迎立他这一支的人选;燕王一系也出自汉武帝亲子,是燕王刘旦谋反自,属于大逆不道,他的子孙自然也丧失了继资格。
现在下的就有同是汉武帝儿子、并曾经是子的卫子刘据这一系的人选了。
在这一系人选中,有刚满18岁的刘病一人而。
吉及时抓住机会,向霍进言说:“将军您受孝武皇帝襁褓之托,任天下之寄。不幸孝昭皇帝早崩无嗣,之后所立非其人,以大义废之,天下莫不服从。方社稷宗庙群之命在将军一举。我看现在大臣们所讨论的人选都是在位的诸侯宗室,忽视了那些还没有爵位,尚在间的皇室子孙。将军,您是否记得,武帝临终的遗诏中提到将皇曾孙刘病认祖归宗,由掖庭抚养。这个刘病就是子刘据的孙子。我在他幼少的时候见过他,现在经八岁了。刘病通经术,有美材,举有度,名声在外。希望大将军让刘病入侍皇宫,天下昭然之,然后决定大策,那么天下幸甚!”

荒淫与奢侈是一对孪生怪胎,生活奢侈者,鲜有不荒淫的。中国历朝帝王,除少数人能够对女色有所节制,大多是色魔淫棍。即使是那些有节制的帝王,也不过是按照“法定”的数额占有一帮女人,其数量足以令一般小民惊叹或艳羡。
早在周朝,君王老爷占有多少女人就已形成“定制”,《周礼》记载,“王之妃百二十人,后一人,夫人三人,嫔九人,世妇二十七人,女御八十一人”,此外还可有女史、女府、女奚1000多人。也就是说,君王老爷在这个规定范围内占有一帮女人是“合礼”而又“合法”的。至于那些色魔淫棍,则根本不顾什么“礼法”,无不是随心所欲地掠夺天下美女,数量上不封顶,多多益善。因此,帝王老爷那句豪语“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之后,还应加上“天下女人,皆可为妻”。
帝王老爷的荒淫故事,可以单独写一部数十万字的书,故本书只能选择荒淫得出类拔萃的帝王,简要叙述之。
秦始皇嬴政,以其残暴与奢侈著称与史,国人对他荒淫的一面,却知之不多。前文已经说到,嬴政每吞并一国,便将该国的宫室图样掠回,在咸阳北孤仿造之。嬴政建了那么多的宫室,当然不会让其空置,司马迁先生披露:“所得诸侯美人钟鼓,以充入之。”也就是说,嬴政每灭一国,便将该国君王后宫中的美女掠到咸阳,安置在那些豪华壮丽的宫殿,以供自己享受。
嬴政从六国掠回的美女宫人究竟有多少,《史记·正义》说:“北至九、甘泉,南至长杨、五柞,东至河,西至渭之交,东西八百里,离宫别馆相望属也。木衣绣,土被紫,宫人不徙。穷年忘归,犹不能遍也。”离宫别馆中的美妇之多,嬴政就是一年到头泡在里面,也不能临幸个遍。这仍不是嬴政占有的美女的全部,还有“后宫列女万余人,气上冲于天。”由于美女太多,以至脂粉香料之气直冲云天。可见嬴政是个不次于夏桀、商纣的色魔淫棍。
至于嬴政是否下诏在全国广选美女,史无详载,而从六国掠来的美女如此之多,似乎也用不着再派人四处去选。自秦之后,步嬴政后尘者大有人在,一些靠征战夺得帝位,或征服敌国的皇帝,也把前朝或战败国帝王的妃嫔、宫女拿来,供自己淫乐。
刘邦率兵攻入咸阳后,见秦宫中珍宝美女无数,直看得他眼花缭乱,口水直流,赶紧下令,将这些珍宝美收为己有。大将樊哙劝他说:“沛公是想得天下,还是要做富翁呢?秦所以失天下,就是这些宫室、珍宝、奇物、美女给害的,望沛公赶紧回灞上军营,不要留在宫中。”刘邦不买他的帐,后来还是张良义正辞严地向他说了一番大道理,刘邦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秦宫。刘邦之所以能打消把嬴政的庞大老婆群掠为己有的念头,是由于当时还有强大的竞争对手项羽与其逐鹿,究竟鹿死谁手,还难定夺。西晋开国君主、武帝司马炎由于已经坐稳了龙椅,行事就比刘邦果断得多。《晋书·武帝纪》记载,建德五年,西晋灭吴,司马炎下令从吴末帝孙皓的妃嫔宫妇中挑选了5000人,纳入后宫,使他的美女队伍壮大到万余人。至于他如何应付这一庞大的老婆群,容当后表。《宋史·太祖本纪》记载,太祖乾德三年,宋军灭蜀,赵匡胤把蜀主孟昶的妃嫔宫女纳入后宫……
当然,大多数皇帝并无掠夺战败国皇帝妻女的机会,但他们照样可以随心所欲地扩大后宫的美女人数,因为他们只要下一道诏书,就可把全国各地的美选入宫中。《后汉书·皇后纪第十》载:“汉法常因八月算人,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于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以上,二十已下,姿色端丽,合法相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至于载回后宫干什么,皇帝老爷不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而说是“进贤才以辅佐君子,哀窈窕而不淫其色”。
上面一段话虽然简单,但也透露了“选”是怎么回事,皇帝派出一帮爪牙,瞪着一双色眼到处乱窜,一看到年轻美貌的女子,即“载还后宫”,并不需女子本人与父母的同意。从史籍关于司马炎、孙皓、李隆基选美的记载,可以大略得知皇帝们是怎样把官民之女“选”进宫的:
《五行志》记载,晋武帝咸宁元年……,“采择良家子女,露面入殿,帝亲简阅,务在姿色,不访德行,www.lishixinzhi.com有蔽匿者,以不敬论。”
《北齐书·后主本纪》记载,北齐后主高纬“括杂户女二十已上未嫁者齐集省,隐匿者,家长处死刑。”
《晋书·武帝纪》记载,司马炎“诏聘公卿以下子女,以备后宫,采择未毕,权禁断婚姻。”
《资治通鉴·卷七十九》记载:吴末帝孙皓下令“其二千石大臣之女,岁岁言名,年十五主一简阅。简阅不中,乃得出嫁。”……
根据这些诏令可以看出,皇帝选美,虽名曰“选”,其实是“夺”。皇帝在选美时,家长若将女儿藏匿,要判死罪,而选美未结束时,官民之女不得婚配,甚至连大臣的之女,都得先让皇帝检阅,看不中者才可嫁人。这种专横霸道,天下女人皆可为妻的皇帝,恐怕只有咱中国才有!
以上只是皇帝选美之前所下的诏令,至于这些诏令如何实行,唐代诗人元稹《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上阳白发人》一诗,有详细的描述:
天宝年中花鸟使, 撩花押鸟含春思。 满怀墨诏求嫔妃, 走上高楼半酣醉。
醉酣直入卿士家, 闺闱不得偷回避。 良人顾妾心死别, 小女呼爷血垂泪。
十中有一得更衣, 九配深宫作宫婢。 ……
唐玄宗李隆基是个老色魔,他派往各地选美的人名曰“花鸟使”。这些家伙本身就心怀邪念,一脸色相,他们带着皇帝的选美诏书,每到一地,先到酒楼狂喝滥饮,然后仗着皇帝的威势,醉醺醺地闯入官吏或百姓家,喝令他们家中的妻女皆不得回避,让他们审视,一旦看中,无论有夫之妇还是未嫁之女,都要带走。这些被选上的女子,已婚妇女与丈夫伤心别离,未婚少女呼爹喊娘,泪流如雨,状极悲惨。而被选入宫的女子,只有十分之一能得到皇帝老爷一幸,其余的人只能在后宫永远充当奴婢。元稹这首诗,可谓皇帝强夺官民妻女的真实写照。
选美的宦官从全国各地选回的女子,并不都能合皇帝的色眼或过得了“体检”关,还要经过皇帝和宫中女官的亲自检视。《汉杂事秘辛》记载了东汉桓帝刘志将立大将军梁商之女梁为皇后,令女官“周视动止,审悉幽隐”,对梁所做的极为严格的婚前检查:
女官拿着皇帝诏书到了梁府,先对梁的身姿、步态、动静作了目测,令梁家人回避,把梁引入内室,对她的头发的长度密度、面貌肤色、眼神、口齿、耳鼻等做了仔细审视,然后令她脱光衣服,对她的裸足身高、皮肤的手感、乳房、肚脐、私处的形状、大小、颜色,乃至肩宽、臀围、臂长、掌宽、指状,以及腿脚的尺寸、肥瘦、脚底的平凹,均一一测量观察,又令她三呼“皇上万岁”,以听其声音是否悦耳,最后又遍视其身上有无黑痣、疤痕,嗅其鼻腔、腋下、私处有无异味,把望、闻、问、切、触等手段全部用上,才算结束体检。女官将这次体检作了详细记录,然后写好奏书,上呈皇帝,刘志过目后觉得满意,才择日举行婚礼。
读者阁下也许会说,刘志是要立梁为皇后,故对她进行如此严格的检查。其实皇帝们对那些从各地选掠来的少女,检查也十分严格。纪晓岚《明懿安皇后外传》中对明代选美的过程有详细记载:
“天启元年,熹宗将举行大婚礼,先期选天下淑女年十三至十六者,有司聘以银币,其父母亲送之,以正月集京师,集者五千人。后亦被选入都。天子分遣内监选女,每百人以齿序立,内监循视之,曰:某稍长,某稍短,某稍肥,某稍瘠,皆扶出之。凡遣归者千人。明日,诸女分立如前,内监谛耳、目、口、鼻、发、肤、领、肩、背,有一不合法相者去之。又使自诵籍、姓、年岁,听其声之稍雄、稍窳、稍浊、稍吃者皆去之。去者复二千人。明日,内监各执量器,量女子之乎足,量毕,复使周行数十步,以观其丰度,去其腕稍短、趾稍巨者,举止稍轻躁者,去者复千人,其留者亦仅千人,皆召入宫,备宫人之选。分遣宫娥之老者引至密室,探其乳,嗅其腋,扪其肌理,于是入选者仅三百人,皆得为宫人之长矣。在宫一月,熟察其性情言论而评汇其人之刚柔愚智贤否,于是入选者仅五十人,皆得为妃嫔矣。”
由此可见,自汉以降,皇帝们无论是选择皇后还是选择妃嫔以下的小老婆,其方法、要求大致相似。

十二月,杨国忠欲收人望,建议:“文部选人,无问贤不肖,选深者留之,依资据阙注官。”滞淹者翕然称之。国忠凡所施置,皆曲徇人所欲,故颇得众誉。

――《资治通鉴》卷二一六・《唐纪》三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