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美国独立战争中的,美国因何变得如此强大

纪念美国独立战争中的,美国因何变得如此强大

金沙4166官方网站 ,深受美国革命鼓舞的德国画家伊曼纽尔·鲁茨1851年赠给美国的名画《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收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此画长期作为美国“爱国主义”象征,被民间广泛印制于各种生活用品中。但美国漫画家却很不严肃地经常结合时事解构此画,有人把它改画成“尼克松横渡特拉华河”,有人改画成“里根横渡加勒比海”,有人改画成“女权主义者横渡卢比孔河”。历史研究者更是指出此画有很多元素并不符合事实与常识:一、当时美国还没有这面国旗;二、根据当时的气象资料计算出河流速度,相当湍急,华盛顿以这个姿势站立于船头会被晃到河里去;三、当时的大陆军没有这么好的军服和气色,因为缺吃少穿极严重,并且屡战屡败,士气低落。
1783年春天,英美从上一年9月开启的谈判仍在进行当中,离终结美国独立战争的《巴黎和约》签署还有半年多时间。不用等到和约签订,有很多人已预料到,美国独立将大功告成,一个新的国家会在北美诞生。
仍在英军控制中的纽约十分热闹,约3.5万人云集此地,有不识字的农民,有打零工的匠人,有刚从哈佛毕业的学生,亦不乏律师、医生、富商、官员和教士,有些人的祖先还能追溯到“五月花号”;当中以白人为主,也有不少黑人和印弟安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和各个阶层,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将在祖国军队的指挥下,实施一次大疏散,目的地是加拿大。
他们为什么不再等一等,分享建立新国家的喜悦与荣耀?不,这恰恰是他们离开伤心故土的原因,他们要躲避的正是即将诞生的美利坚。
这个群体在美国历史上被称作“效忠派”,而与他们相对立的另一个群体叫作“爱国者”,当然这是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如果站在英国立场,前者叫作“帝国英杰”,真正的“爱国者”,后者却是一群数典忘祖的“英奸”。更可气的是,他们还勾结大英帝国的宿敌法国、西班牙、荷兰对付自己祖国,确是不折不扣的“叛乱份子”。
不幸的是,“美独份子”赢了,变成了一个新国家的“爱国者”,他们中的核心领军人物都成了“开国元勋”,几乎个个青史留名;最为著名的那个“美独头目”在中国家喻户晓,名字叫华盛顿。
中国人的美国历史观其实比美国人还要统一,无论解读独立战争还是南北战争,教科书告诉我们,这是北美资产阶级为了扫除或进一步扫除资本主义发展障碍而引发的冲突;民间非官方的思想家常常给我们讲,一切都是为了追求各种高大上的普世理想。
美国人至今对南北战争的态度比中国人显得多元化,除了“南北战争”这个较为中性的称谓外,其它称呼可说体现了使用者的不同政治倾向:“北方侵南战争”、“二次独立战争”、“二次革命”、“南美利坚独立战争”、“废奴战争”。
北美十三州殖民地争取独立的过程也叫“美国革命”,美国学界对引发革命和取得胜利原因仍在不断讨论,严肃学者早就抛弃了道德分析法,也不受早年带有传奇色彩的文艺史学叙述的影响,大胆对各种事件和人物去魅。总体来说,今天的美国人对独立战争的态度,共识远远大于分歧。
美国没有对效忠派进行刻意丑化,但在主流历史叙述中,与华盛顿、杰斐逊、亚当斯、富兰克林这些爱国者领袖们鲜亮光辉的形象相比,他们并非显得黯淡,而是常常被遗忘。
雅各布•贝利,一位虔诚、善良的北美清教徒传教士,当他正在缅因州蛮荒之地传教之时,他的哈佛同学约翰•亚当斯正在声色俱厉发表演讲谴责英国,推动美国独立运动,亚当斯最后成为开国元勋,第一任副总统和第二任总统。
贝利可没有亚斯当幸运,一场暴风雨正向贝利袭来,改变了全家人的命运。
贝利不支持独立运动,不愿背叛对国王宣下的忠诚誓言。他为了坚守誓言,多次拒绝为“美独份子”祝福,仅在1778年,因为政治态度,他就遭遇两次殴打,两次枪击,四次提审,三次驱逐,他在对手无数次威逼之下仍未屈服,最终带着家人千辛万苦逃亡到了忠于英国的加拿大新斯科舍。
“感谢上帝指引我和家人来抵达了安全与自由之地,逃脱叛乱者们残忍的暴政”。贝利才华横溢,擅长写作,他将自己的经历和观点撰写成散文,为后世研究这段历史留下了丰富的资料。
贝利不是一个人在“坚守”。吉米•里文顿1762年来到北美,他是美洲第一个连锁书店业主,成功创办了《里文顿纽约公报》,在战争爆发之前,他的报纸公平地给两方同等版面阐述自己观点。列克星敦枪声响起后,他对“叛乱份子”已忍无可忍,不再走理中客路线,直接把报纸更名为《保皇公报》,但也不过是心平气和阐述观点,并未对爱国者进行谩骂。可还是捅了爱国者群众的马蜂窝,他的模拟像在街头两度被焚烧,印刷所两度遭打砸,1776年被逐回英国,直到1777年才再度返回北美。
独立战争最后一场陆上大战约克镇围城战役之后,里文顿做出妥协,放弃了批评口吻,很中性地报道华盛顿在纽约的新闻,但那些爱国者激进派不依不饶,1783年新年那天,曾焚烧他模拟像的家伙们再度找上门来,查封了报社。与其它效忠派不同的是,里文顿未选择离开美国,1802年逝世于纽约。
其它的效忠派报人们亦度日艰辛,《纪事报》的米恩,《晚邮报》的弗利特,模拟像不仅被挂上绞架,还多次在街头遭到殴打,这两家报纸与《邮童报》、《新闻信》一样,遭围攻后被迫停刊。
零星的中文史料曾少许提到过效忠派,但使用了“阶级分析法”定性,说这些人全由特权商人、大地主、大官吏构成,他们的对立面——爱国者大多数是劳动阶级。这种说法可比美国爱国者的看法还要苦大仇深,就算美国爱国者历史学家听了也会捧腹大笑,不会承认如此简单的二元历史观。
当年效忠派的身份构成与爱国者并无多大差别,遍布于各种职业甚至各种族。效忠派只是个泛称,他们没有统一组织和统一纲领,这是与爱国者最大的区别。当时北美十三州约有250万白种人口,效忠派估计约占20%—30%,绝大多数是托利党的支持者,爱国者约占40%—50%,其余的自然是“观望派”。
并非所有效忠派都像贝利、里文顿那样因为道德与观念走上“反革命”之路,也有不少人基于切身利益做出选择;当然爱国者阵营亦同此理,既有写作畅销小册子——《常识》的潘恩那种激愤的理想主义者,也有很多人加入美独运动是想赖掉拖欠英国银行和商人的债务。
效忠派不乏北美名人和精英,原本他们也可成为开国元勋,(美国历史
www.lishixinzhi.com)但却选择了抗争和流亡之路。约瑟夫•盖洛韦曾以宾夕法尼亚议员身份参加第一次大陆会议,他提出的美洲议会与英国议会合并提案被激进派否决,从此成为效忠派的精神领袖。
富兰克林的儿子小富兰克林,与父亲选择了迥异的政治道路。老爹成为开国元勋,儿子流亡英国。
开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儿子威廉•富兰克林则与父亲选择了迥异的道路,也是效忠派的领军人物,1782年流亡英国,在那里一直生活到逝世。贝内迪克特•阿诺德曾是华盛顿麾下的将军,屡立战功,因对大陆会议不满,最终投奔了英军,从“带路党领袖”华丽转身为“自干五头目”,成为爱国者阵营最大变节者。
贝内迪克特•阿诺德,华盛顿麾下才能出众的将军,屡立战功,因对大陆会议不满,最终投奔了英军,从“带路党领袖”华丽转身为“自干五头目”,是爱国者阵营最大变节者。
很多效忠派也不似贝利、里文顿那么敦厚,而是拿起枪杆子与“美独份子”战斗。有2万多效忠派武装起来协助平叛,5000人直接参加了英军,而华盛顿在战争初期手中实际能作战的军队不过五六千人。纽约是效忠派聚集地,参加英军的人数远多于参加大陆军。
开战后,弗吉利亚总督邓莫尔勋爵解散了支持爱国者的议会,但却遭到“独派”种植园主们的抵制,他们置总督权威不顾,自行召开会议。邓莫尔逃至切萨皮克湾一艘英国军舰,把这当为司令部,发布了著名的“邓莫尔宣言”:“在此我再一次宣布,所有的契约奴、黑奴和其他人员……都自由了,可以自愿拿起武器。”
蓄奴制在英国本土从未获得合法地位,1872年更是正式宣布为非法,承诺给予人身自由,加上英国是反对蓄奴制的国家,自由黑人自不必说,多站在了英国一边,各地黑人逃奴也源源不断云集到英军麾下,差不多有2万黑人参加了英军,成为北美英军中的第二大族裔;与此同时,只有5000黑人加入大陆军。
独立战争期间,不管英军还是大陆军,所到之处都碰到“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盛况,也都吃过“闭门羹”,就看当地是效忠派占优势还是爱国者占优势。有些地区谁来了都欢迎,这是典型的骑墙派地盘。
英军和效忠派内外呼应,势如破竹,鉴于情况之急迫,第二届大陆会议通过《独立宣言》后即着手成立“公安委员会”,通过剥夺出版权、结社权和财产权,全力压制效忠派。
美国独立战争若单纯只是英国与北美十三州“独派份子”的较量,那其实是老虎与兔子毫无悬念的博弈。当法国罗博尚伯爵率7800名法军,华盛顿率9000名大陆军把8500名英军围在约克镇,并最终迫使康华利投降时,英国作战信心已受到动摇,因为它早已感到,这根本就是一场欧洲几大列强针对英国的全球战争,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华盛顿率领的“常败军”,而是法国、西班牙、荷兰这几大帮凶。
如果再打下去,北美十三州都不重要了,垂涎欲滴的三个帮凶将可能危害到英国本土安全,侵犯英国的全球殖民地利益。
美国的诞生,迫使英国造就了加拿大,同时导致法兰西帝国自爆,路易十六倾尽国力支持美国独立却使自己财政崩溃,被迫召开三级会议并引发法国大革命,欧洲政治生态迎来剧变。
若做一个假设:效忠派胜利了,还会有今日美国吗?也许美国不会像今天这般强大,但那里也绝不会成为二流地带,加拿大——这个效忠派构成的国家就是一个案例,后来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当然也是效忠派的典范。
美国独立后,效忠派大部分留下来继续低调生活,但共有7万人出逃,这当中包括黑人和印弟安人,少部分去了英国,大部分移居加拿大。最重要的印弟安部落——易洛魁六大部族联盟的领袖约瑟夫•勃兰特也率族人移居加拿大,大英帝国为奖赏他们的忠诚,不仅赠与土地,还补偿了战争中的损失。而一部分自由黑人又从英国移居塞拉利昂,揭开当地历史新篇章。效忠派名流继续在新天地发挥着“帝国英杰”作用,重新过上了详和的生活。
两派人数众多,阶层分布广泛,两个阵营既有各怀鬼胎的投机客,也有品德败坏的人渣,还有很多高风亮节的君子,无法在道德上分出明显高下,恶捧一派贬损一派似无必要,双方的佼佼者,其才能和学识也在伯仲之间。
当今很多美国历史学家评论两派时都会说,他们的区别无非是:一个赢了,一个输了!

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这被很多人看作美国最终走出种族压迫和种族隔离制度阴影的象征。确实,美国的黑奴制度一直延续到19世纪中期,黑人到了20世纪中期才取得平等权利。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在美国也曾广泛存在白人奴隶,个别地区还曾存在黑人奴隶主。
白人为何也沦落为奴隶
白人奴隶分为两种,一是混有少量黑人血统的白皮肤的“黑奴”,二是白人契约奴。
在美国现实主义作家理查·希尔德烈斯(1807——1865)的小说《白奴》中,混血的奴隶阿尔琪·摩尔,只有1/32的黑人血统,从外表看完全是个白人,但根据美国南部“黑奴的后代永远是黑奴”的法律,他也难以摆脱奴隶地位。当然,这种类型的混血白人奴隶,多少还能和黑奴制度挂上一点钩,而本文所介绍的,则是和种族歧视完全无关的白人契约奴制度。
白人契约奴(white indentured
servant),也译为契约奴、契约佣工和白奴等。在欧美,直到20世纪末以前,很少有人知道白人契约奴的历史。介绍白人契约奴最详细的专著是迈克尔·霍夫曼1999年出版的《他们是白人,他们是奴隶》,而最畅销的读物则是唐·乔丹和迈克尔·沃尔什的《白色的货物——英属北美殖民地白人奴隶被遗忘的历史》,此书在近两年畅销欧美。
华盛顿曾役使白奴
据英国媒体2007年披露,1775年4月,美国独立战争打响两天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城镇登出一则广告,悬赏捉拿10个逃亡奴隶。其中两个是“尼格罗奴隶”,即黑人奴隶;另外8个是白人奴隶,其中包括来自苏格兰的中年制砖匠威廉·韦伯斯特和20岁的托马斯·皮尔斯(一位来自布里斯托尔的木工)。而悬赏追捕他们的人,则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
华盛顿是美国的国父,是独立、民主、自由的象征,他同时又是奴隶主。现代人很难把这两个看似冲突的形象拼贴在一起,然而这两面都是真实的,甚至可以说是密不可分的。华盛顿在独立战争期间担任大陆军总司令,他在长达7年的战争期间拒绝领取任何薪水,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正是因为他本人就是大奴隶主,也没有把自由平等的原则应用到自家的白人奴隶和黑人奴隶身上。
不想死的英国罪犯可选择当白奴
北美白人契约奴的历史,和整个北美殖民地的历史同样长远。1607年5月,伦敦公司遣送首批移民到达北美洲,建起了詹姆斯城。首批移民105人,其中就包括白人契约奴。白人契约奴的大规模输入,则是几十年后的事。最初,欧洲人把劳动力的来源寄希望于北美洲的土著印第安人。他们曾想尽一切办法捕捉印第安人为奴。但印第安人的故乡就是美洲,他们被抓后很容易逃亡。另一方面,印第安人的总人口也极其有限,远远不能满足日益扩大的殖民地的需求。这样,欧洲殖民者又把目光转到了白人身上。据北美殖民地官方1680年估计,运往北美洲的白人契约奴每年约有1万人。17世纪时,契约奴成为北美殖民地最常见的奴隶,他们约占全部移民人口的一半。
白人“契约奴”的来源有四个:
一是无力偿还债务的人。负债无力偿还的人,只好和债主签约,称甘愿做工抵偿,若干年内任凭遣唤。
二是想到北美洲而缺乏路费的。许多贫苦移民,为了筹集旅费,往往为了一张横渡大西洋的船票,卖身为奴,成为所谓“自愿契约人”。
三是受殖民政府拐骗的移民。殖民者编造了美洲如何如何富庶的神话,诱使大量的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法兰西人、德意志人、荷兰人、犹太人和瑞典人移居美洲,其中以英格兰人为数最多。他们中缺乏自卫能力的人,如体弱的乞丐和儿童,常常被逼迫或诱骗成为奴隶。
四是英国的罪犯,这是白人契约奴最大的来源。
1615年,英国枢密院决定授权将罪犯押送到北美殖民地。英国国王宣布,犯下重罪的罪犯有两条路可选,一是被处死,二是到北美去当奴隶。唐·乔丹和迈克尔·沃尔什估计,截至美国独立战争爆发,有5万多名“罪犯”被押送到美国殖民地成为白人奴隶,约占当时北美殖民地人口的1%.有些人确实是罪犯,但更多的则只是有一点小过错的穷人。
17世纪20年代,数百名小女孩被押送到新大陆,历史学家认为她们可能是饥寒交迫,不得不在伦敦街头卖淫的未成年妓女。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曾下令把100名“缺乏教养的少年”从英国纽马克押送到北美洲的弗吉尼亚。实际上,他们只是一些精力旺盛的男孩子,在打闹时无意中冒犯了国王的车驾。最令人震惊的是,数以千计的伦敦贫苦儿童被警察驱赶到一起,扔到最近的一艘船上,其中有的孩子只有5岁。十分繁重的劳务,使他们很少有人能活到成年。
逃亡者被抓住后可能被处死
在17世纪和18世纪,数以万计的白人契约奴,包括女人和儿童,被看成一种“动产”,他们的悲惨遭遇从起程离开旧大陆时就开始了。在野蛮的运送过程中,白人奴隶大量死亡,有时候会有近一半的白人奴隶葬身大西洋的波涛之中。能到达北美的白人契约奴,则要以奴隶的身份为主人服劳役,他们通常必须为主人工作5——7年,有的则长达10年以上。还有不少契约奴的工作时间和条件,完全由主人决定。(美国历史
www.lishixinzhi.com)他们在服劳役期间完全没有人身自由,未经主人允许不能结婚,主人还可以随意转卖、转让、抵押、出租他们。在服劳役期间,白人契约奴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也没有任何个人财产,没有工资,靠主人供给食宿以维持生命。
契约奴要从事极为繁重的体力劳动,还经常遭受残酷的毒打,不少人在契约期满前就已被折磨死了。在北美的南部殖民地,残酷体罚白人契约奴是很常见的。弗吉尼亚州的每个聚居地都有鞭打奴隶的柱子。有一个小伙子曾连续4天4夜被绑在柱子上,他的耳朵被钉在柱子上。他的“罪名”是和一个女仆人打情骂俏。南方一些种植园主对待白人契约奴甚至比对待黑奴更加凶残,因为他们觉得黑奴永远是自己的财产,而白人契约奴则总有一天会成为自由人。当契约奴的契约期满之后,一般能得到一小片土地,成为独立小农,但必须向先前的主人交纳一笔“割让租”。有的契约奴解放之后,进入工厂或矿山,成为雇佣劳动者。
面对残酷的压迫,白人契约奴采取种种方式进行反抗,主要就是逃亡,有一些人则与黑奴联合起来,进行有组织的暴动。但他们的反抗与逃亡遭到雇主的严酷惩罚,被捕的契约奴被罚延长服役时间,甚至会遭鞭打、烙字,乃至被处死。
与逃亡较多的白人契约奴相比,从非洲大批进口的黑奴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难以逃亡。而且他们身体强壮,习惯南方炎热气候,熟悉简单农业劳动,人口增长率高。到了18世纪,黑奴逐渐超过白人契约奴,成为北美南部殖民地种植园的主要劳动力。
白人契约奴武装起义反抗
白奴往往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识,能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因此经常参与争取自由的武装起义。在1676年弗吉尼亚州由纳坦尼尔·培根领导的农民起义、1688——1689年的波士顿人民起义、1678——1690年的南卡罗来纳和北卡罗来纳起义、1712年与1714年纽约人民起义和1763年的宾夕法尼亚起义中,白奴和农民、手工业者、工人一起并肩战斗,沉重打击了奴隶主的统治。
在北美独立战争中,白人契约奴大量参加殖民地人民的反英武装,为自己和国家的自由而战。1775年6月,英军在波士顿附近的崩克山发动进攻,白人奴隶和农民、工人、渔民一起组织起约两万人的志愿民兵队,在“自由之子社”的领导下,英勇抗击,在一天之内三次击退英军冲锋。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贡献,美国在独立后废止白人契约奴制度,从欧洲输入契约奴的行为也被禁止。但是,根据美国早期的法律,未能如期偿付债务的债务人会被逮捕和监禁,一些还不起债的穷苦白人仍不得不到债主家服劳役,成为事实上的契约奴。美国下层民众曾多次发动起义,反对这种严重侵犯人身自由的法律。到了19世纪初期,美国终于修改法律,债务人不必坐牢,白人契约奴制度完全终结。
白人和黑人都曾是奴隶制度的受害者。这也说明,黑人奴隶制度,只是北美历史上出现过的各种反人类的制度中的一种,资本主义发展早期和奴隶制的结合,并不限于某个特定的种族。

坐在大巴上穿行于美国的高速公路网,最具有冲击力的还是蓝天、白云和树林,美国的环境太好了。同行的朋友的朋友都发出如此感慨,而我的电脑上的天气预报中的PM2.5的数值经常是零,而国内的妻子因为雾霾把窗子都关上了,更不用说带女儿下楼去晒太阳。环境好就意味着美国依然强大吗?现在来看确实如此,经过几轮工业革命洗礼之后,人与环境的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人不是在战胜自然,而是与自然和谐共处。当然这种共处并不是要回到原始社会,而是在获得工业文明的财富同时享受优美的自然环境。对多数国家来说,这是鱼和熊掌一样的选择。
在美国旅行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美国为何能有好环境,从理论上可以有很多的解释,仅仅从观感也能得到一些有意义的启发。在美国东部几乎找不到什么工厂,或者说几乎没有,因为大多数的生产工厂已经迁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即便美国重振制造业,也不会发展牺牲环境的工业。美国东部很少农业,即便有也是观光性农业,以上两点让这一地区有了足够的土地来绿化环境。在美国十几天,鞋是不用擦的,因为大街上很少尘土,路边的桌椅也可以直接坐上去。可以说,美国东部这个人口最为密集的地区是在森林之中。
没有工业,也没有农业,那这一地区靠什么生存呢?商业、旅游、教育以及其他的产业,之前提到的“扫货”就是例证(参见笔者专栏《为什么要到美国去扫货》),一项对中国赴美游客的调查显示,八成以上的游客认为购物是首要的目标,也是最令人满意的项目。全球化意味着市场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权力,与传统的重商主义不同的是,进口也是国家实力的组成部分,“扫货”只是美国良好的营商环境的一个缩影。美国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依然是世界上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的。
为什么美国可以发展起与环境共处的低碳产业呢?因为美国有全球最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在美国换手机卡的时候,将每个人的手机收上来,装在了三个袋子中,iPhone4s、iphone5s以及其他型号手机,其中5s最多,追捧苹果的不仅中国的中产,还有其他国家的消费者,苹果,着实成为世界性的商品。购买苹果已经不仅为了满足消费,而是一种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恰恰是这种“炫耀性消费”带来了更多的附加值,获得了一般商品难以企及的利润。苹果只是美国众多科技技术公司的代表,这种超额的利润是对创新的奖励,没有创新,美国的产业基础就会垮塌。
创新源于人的智慧,而教育是激活创新能力的源泉。美国的高等教育堪称世界一流,美国大学的历史要远远早于美国国家的建立,哈佛大学建立于1636年,此外还有8所大学在1776年之前建立,比如知名的哥伦比亚、普林斯顿、耶鲁、罗格斯等。美国大学既是美国自由精神的象征,也是美国创新的保障。美国大学
践行了“独立之思想,自由之人格”的理念,在美国大学从事管理工作的朋友说,美国大学教授可以随时打断校长的讲话,终身教职的制度保障了教授的学术自主性和人格独立,唯有如此,思想才能够自由驰骋。人文社会科学需要独立,已经众所周知,而自然科学研究也是如此,如果教授们将多数时间用于人际关系,忙于各种课题的申报,那就谈不上独立的研究,为了各种考核,造假、剽窃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美国历史
www.lishixinzhi.com)没有教授自治,就很难形成自律,仅仅依靠他律,难免会牺牲大学的自由。
大学早于政府,那么也就谈不上政府干预大学了,最早的几所大学依靠捐助建立起来,哈佛、耶鲁都是如此,直到现在,这些大学还是依靠校友捐助作为主要的资金来源。财政独立使学校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而校友捐助机制则使学校必须以学生为中心,一流的美国高校并不是“流水线”一样生产大学生,而是培育美国的精英。哈佛、普林斯顿等高校的资金都达到百亿美元的规模,若不是培养出一流的人才,校友也不会捐出如此之多的资金回馈母校。当中国富豪们向美国的母校捐赠巨额资金的时候,人们便会质疑为何不将这些钱捐给贫困的中国学生呢?其实需要反思的是,为何中国的高校无法依靠校友捐赠获得足够的资金呢?更不用说外国留学生捐给中国的大学了。
美国的大学没有欧洲大学那么古老,但是美国的大学引领了现代大学的潮流。走在耶鲁、哈佛的校园中,当然它们没有像中国那样的围墙圈起来的校园,但是那些拥有几百年历史的石头建筑,足以让身在其中的人生出一份神圣感。美国的名校很少有高楼大厦,但是这些建筑本身就诠释着大学的精神。每年假期到这些名校参观的学生不计其数,大学已经成为美国软权力的核心支柱。哈佛大学的礼品店出售的衣服可能是菲律宾、墨西哥生产的,但是购买的人不会关注衣服的质量,而是上面印着的“Harvard”,这些纪念品的”溢价源于这些大学的声誉。
美国大学是精英的摇篮,就像西点军校的校训所写的那样:国家、荣誉、责任,基于个人自由与创造力至上,国家发展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智力资源。没有大学以及各种研究机构的支持,美国不可能在”去工业化”之后还能占据世界经济的巅峰,维持富足的生活水平。美东的华尔街与西部的硅谷代揭示了美国从碳基经济到智能经济的转型,这也是美国获得青山绿水与富足生活的秘密所在。
最近三十年,美国是金融全球化的主导者,2007年的金融危机也是过度金融化引起的。美国的实力来自金融,金融危机也让华尔街成为滋生阴谋论的温床。毫无疑问,华尔街聚集了世界顶尖的金融机构,而街的尽头是一座教堂,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也需要信仰。美国为何能够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美元成为一种霸权性货币?仅仅依靠阴谋肯定是不行的,GDP只是一种参考因素,最重要的还是信誉,尤其是全球货币去黄金化之后,美元的信用基础来自美国的信誉,除了美国的军事实力之外,还有美国经济的创新能力。
每当经济危机,美国国债就成为避险的港湾,世界在痛恨美元霸权的时候,又将自己的财富与美元绑定。这是华尔街的神奇之处,但华尔街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当年一些证券交易商签下了梧桐树协议以规范交易过程。美国立国之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将独立战争时期发行的各种票据变成国债进行交易,从而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国债市场,为美国的金融市场发展奠定了基石,时至今日美国联邦政府还可以自豪地说美国从没有赖过账。国债是金融市场的基础,国债收益率是利率形成的基准,美国的国债收益率其实已经成为世界金融的基准。
美元的霸权地位是美国得以将工业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前提,依靠美元的信誉,美国能够举债消费而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看看美国商品的价格都可以知道这里的通胀是多么低了,很多商品价格可以到小数点后两位。美国的市场与美元坚挺的购买力成全了美国人的幸福生活,中产阶级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一辆“豪车”,而这些车在中国的售价可能是美国的一两倍。以汇率衡量,中国中产收入是美国的五分之一左右,而耐用消费品的价格却是美国的几倍,生活水准之间的差别也就显而易见了。
大学、华尔街、硅谷衰落了吗?如果没有,美国将依旧青山绿水,富足怡然。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