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雅文化,三星堆文化留存众多遗址

让雅文化,三星堆文化留存众多遗址

30年前,德阳广汉三星堆4000余件精品文物横空出世轰动世界,纵目面具等神秘的青铜器物,更是引发公众对古蜀文明的诸多猜想。随后,金沙遗址、宝墩古城遗址、茂县营盘山遗址、什邡桂圆桥遗址等相继发掘,证明古蜀文明并非孤立存在。
   
近日,《四川文物》2016年第2期上公开发表关于什邡箭台村遗址的发掘报告,引发考古界、学术界关注。“什邡市箭台村遗址是在三星堆遗址以外,首次发现成规模的三星堆二、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鼎盛时期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存,证明在三星堆文化鼎盛时期,什邡箭台村遗址已是大型中心聚落。”报告揭开了埋藏在箭台村地下的神秘历史。
   
箭台村遗址位于成都平原什邡市区西南,北距什邡城关战国秦汉墓地约1公里,东南距桂圆桥遗址约4公里、距三星堆遗址13公里。分布范围跨元石镇箭台村、南桥村、城西社区和方亭街道办西外社区等行政村。2012年11月,什邡市箭台村金河南路施工中发现文物,在路基开挖沟槽两侧剖面,暴露出数个灰坑。随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德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什邡市文管所共同于2014年、2015年结合勘探情况,在不同区域进行了试掘。
   
箭台村遗址内出土陶器种类繁多,规模较大。同时,还出土有三星堆时期很典型的黑皮陶高柄豆、鸟头勺把等器物。“遗址内出土的陶片类型70%也与三星堆相同。”德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章泽介绍,三星堆文化的来源问题,各方多有猜测。近年来,在三星堆遗址周围发现有数十处与三星堆文化相关的遗址,但这些遗址都晚于三星堆遗址的二、三期。“大规模发现三星堆鼎盛时期的器物,主要还是箭台村遗址。”
   
考古专家确认,箭台村遗址是三星堆遗址之外三星堆文化分布最广、出土遗物最丰富、延续时间最长、聚落等级最高的遗址,与三星堆遗址并行发展。
   
“从桂圆桥遗址,到三星堆一期,先民完成了从山地农业到平原农业的漫长变迁过程,从粟作到稻作转化。”刘章泽介绍,桂圆桥遗址浮选结果时,发现了水稻、黍和粟。这些植物样本包含了记录成都平原生态变迁的重要证据。
   
据介绍,桂圆桥遗址年代大约为距今5100年-4600年,早于三星堆一期文化,其陶器特征与甘肃大地湾四期、武都大李家坪、茂县营盘山、汶川姜维城有密切的联系。同时,今年4月15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曾宣布:距今4600年-4500年的大邑高山古城遗址是早于三星堆、甚至宝墩的成都平原最早古城。
   
这一系列的发现,勾勒出一部分古蜀先民的迁移轨迹:他们最初在成都平原周边的山地建立聚落,直到解决了水患以后,才从周边的高山地带迁移到平原腹心,从而创造出灿烂的三星堆、金沙文化。
本报记者 朱雪黎 整理
(来源:四川日报)

      第一次动手修复一件古陶瓷,我显得十分生涩,返工是常有的事,好在有蒋先生和其他有修复经验的同学毫无保留的传授。他们以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初学者:古陶瓷修复技术不是一门速成的技术,它要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只要做个有心人,加上坚持和不断总结,终会练就高超的技艺。修瓷就是修心,着急不得。15年后我再回首自己的过往,他们所言情真意切。
www.4166.com ,      在培训班的日子里,除了每周周日休息外,其他时间都在修复工作间里度过。教学是开放式的:蒋先生在其间来回走动,观察每位学员的进度和处理的手法。做得不对的就会亲自做示范,做得好的会招呼大家聚在一起看一看,点评一下。学员们之间也能互相请教。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1997年6月15日结业典礼在修复工作间举行。首先蒋先生逐个点评我们的修复成果,都是赞美之词。现在想来至少当时我修复的东西是“拿不上台面”的。先生意在鼓励。接着蒋先生说道:“这门技艺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希望你们能回到各自单位后,努力钻研。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打电话给我,我不会保留,因为你们是我的第一批学生,因为我们共同生活了三个月,我们情谊深厚。”在场的每个人都深受感动,鼓掌的声音响彻整个院落。在修复工作间门前留下合影后,当天下午我们便集体前往上海,参观完上海博物馆后各自回归。
      15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度过,回想起来仿佛换了天地。有人说中国人的这个15年过得比过去的100年还要稠密。15年前,要在公用电话前排队打电话。带女朋友出去玩,自行车不跌份。而如今人们逛街不用腿,用鼠标。包里揣两个手机,一个打,一个玩。带一家老小休息放松要自驾游,越远越好。这15年,古董、艺术品全面走向市场化运作,逛地摊、鉴宝、拍卖,把每个中国人弄得不亦乐乎。文博专家们也走出保安把门的深院,变成了耳熟能详的公众人物。当初曾经聚集在一起的我们也被如此迅猛的时代大潮裹挟,演绎着每个人的人生故事: 26名同窗大多放弃修复,选择别样的精彩,而一直坚守的7、8人都已成为行内公认的专家;八十岁的张浦生先生过着半年在澳洲休养,半年在全国各地讲学、赏宝的贤仙生活;蒋道银先生从上海博物馆退休,继续古陶瓷修复技艺的推广和教学,去年登上央视科教频道《人物》栏目,致力于将古陶瓷修复技艺申报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汤伟建先生北漂,闯开新天地,成为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培训中心高端项目部客座老师,并在王刚主持的《天下收藏》栏目任专家鉴定委员,算是学术界与娱乐界的跨界人士了;朱戢先生荣升扬州文管办副主任、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馆长;走过青葱年代的我也已娶妻生女,由“菜鸟”变为大学客座教授,向文博专业学生传授古陶瓷修复技艺……
      来自:中国文物报2012年5月18日
链接:

高蒙河建议,应借鉴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考古的新闻发言人制度,“无论从保证学科专业性、严谨性的要求,还是与公众共享文化成果的角度来说,这都是必要的。”(来源:新华社)

15年前的1997年仲春,大学毕业后刚到湖北省文物总店工作的我受单位委派,赴江苏扬州参加国家文物局举办的首期古陶瓷修复技术提高班的学习。在此之前,我从未接触过古陶瓷修复。要到“技术提高班”学习,我心存忐忑,懵懂中乘船顺长江而下,来到了古城扬州,走进了位于文化路的培训中心小院。不曾想我竟以此为引,开启了与古陶瓷修复结缘的职业生涯。
 
扬州培训中心的小院由前后两栋二层仿古风格的小楼围成。学员的起居和学习主要在后楼进行。男学员都被安排在一楼住宿,三人一间;老师和女学员则在二楼。一楼东头的会议室被改造成修复工作间,用于教学和实际操作。我们这群人就在此度过了三个月的学习和生活。
    这个班的学员一共26名,来自全国17个省市以及当时尚未回归祖国的澳门的23家文博单位。学员年龄最小的20出头,最大的接近55岁。修复水平也参差不齐,有的已经在带徒弟,有的如我一样还是一张白纸。导师为上海博物馆的蒋道银先生。蒋先生舞台美工出身,凭着兴趣和执著,在古陶瓷修复领域闯出了一片天地。初见先生,风度翩翩,特别是头发半长齐耳,颇有艺术家气质,先生自称发型为其夫人设计、操刀,轻易不能改动。时任扬州培训中心的正、副主任分别是汤伟建、朱戢两位先生,他们主要负责班级的日常管理,也参与教学。前者稳重少言,后者豪放,老远都能听到其爽朗笑声。培训中心的门房师傅是位瘦瘦高高、头发花白、扬州口音很重的老大爷,他负责收发学员信件和接转学员电话。
 
为了照顾没有修复基础的学员,培训中心在课程设置上以技术普及为重。学习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理论学习阶段,主要是陶瓷发展史、陶瓷制作工艺、古陶瓷鉴定、陶瓷修复发展史等,授课老师为古陶瓷鉴定专家张浦生先生和朱戢先生。这个阶段的学习时间安排得很短,一共才一个星期,即使是张浦生先生的课也只给安排了短短一天。绝大部分时间用在了第二阶段,即实际操作阶段。我们每个学员都自带了青花、粉彩、颜色釉破损瓷器各一件,培训中心为每个学员发放了一个小工具箱,里面盛放着修复过程中要用的胶水、漆料、矿物颜料、毛笔、砂纸等。每个人还配备一个工作台,两两对靠。在蒋道银先生的指导下,我们从最基本的清洗工作开始,再到黏接、补缺、打磨、上色、做旧,分步骤、分类型地学习古陶瓷修复技术。

  “海昏侯墓的发掘保护属于边发现、边研究、边保护、边利用这样一个同步进行的过程。”高蒙河指出,这堪称行业内一个具有创新性、示范性的案例。近些年来,公众对考古领域的关注也在逐渐“升温”,体现出公众文化素养的提升,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考古不能只呆在‘象牙塔’里,还要把成果告诉老百姓,让他们知道文物背后的故事。”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对这次走出“象牙塔”与公众的互动颇为满意,公众对考古领域的关注热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