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暴力获取证据,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

不能暴力获取证据,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

作者:孙波  

 中新网8月30日电(蒲波)
30日,国家文物局官网发布《文物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提出,文物行政部门实施行政处罚及时处理的违法案件范围扩大,要求“处罚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规定文物行政执法人员不得以暴力、威胁、引诱、欺骗或者其他违法手段获取证据,被调查人不得拒绝、阻碍文物行政部门的调查。

       2015 年10 月16
日,《“山西洪洞坊堆—永凝堡遗址考古综合调查”项目招募公告》在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官网上公开发布,本次调查不仅是一次传统的考古综合调查,更是一次公开吸收水文、地质、测绘、科技考古、软件工程、历史地理、民俗等多学科参与的综合调查,其目的就是希望多角度综合研究遗址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内涵,丰富田野调查成果,为该遗址的全方面研究和保护提供多学科的技术支持,并探讨各专业学科在考古调查中的应用问题。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凝堡遗址”“坊堆遗址”范围内以完全开放的形式组织一次多学科综合调查,是考古工作方法的一次改进,实际也是公众考古另一种形式的尝试,以期提供该领域研究的实际案例。

  
  
编者按:今年以来,有关世界文化遗产安全的话题屡次进入公众视野。我国先后在苏州和北京召开了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国际研讨会、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会议,就有关监测管理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9月26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就有关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工作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记者:请简要介绍一下加强世界遗产监测管理的重要意义有哪些?

  与此前的《文物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相比,该意见稿名词表述有所变化,新增一章“结案和归档”,详细规定结案条件和归档内容,其他章节也补充了一些规定。如,第一章“总则”中,文物行政部门实施行政处罚应当遵循的原则增加“处罚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明确在法定的处罚幅度内实施文物行政处罚应综合考虑的情节。第二章“实施主体与管辖”中,规定文物行政部门可以在其法定职权范围内依法委托有关事业组织实施行政处罚。第三章“立案”中,文物行政部门及时处理的违法案件范围扩大,对违法行为的立案时间延长至7日内。第四章“调查取证”中,规定文物行政执法人员不得以暴力、威胁、引诱、欺骗或者其他违法手段获取证据;“案件承办人”的表述修改为“文物行政执法人员”“调查人员”;规定被调查人不得拒绝、阻碍文物行政部门的调查;先行登记保存证据期间,不得损毁、销毁或者转移证据;新增规定终结审查的情形和案件审查的主要内容。第五章“处罚规定”中,行政处罚决定要求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来源中国新闻网)

  坊堆—永凝堡遗址的考古价值

  单霁翔:世界遗产监测管理是加强遗产保护的必然要求,是提升遗产管理水平的重要途径,对于我国文化遗产事业的发展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世界遗产监测管理通过完善基础工作,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健全多层次的监测管理体系,为保护规划的制订提供基础资料,对世界文化遗产本体及其环境景观实行预防性保护,对各种影响遗产安全的因素加以防范和控制,避免对世界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以及真实性和完整性产生不利影响。

  坊堆—永凝堡遗址位于临汾盆地北端的洪洞县中部,涉及坊堆遗址、永凝堡遗址、北秦南遗址、南秦遗址等地,面积约78
万平方米。因出土大量两周时期遗物,尤其是以发现西周带字卜骨、青铜器而著名,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学者认为该地为两周时期古杨国所在,并与晋国及周王室关系密切,是研究晋文化、晋国历史非常重要的地域之一。

  截至今年7月份,《世界遗产名录》已达到936项,距1000处大关咫尺可及。各缔约国、相关国际组织、世界遗产领域的同仁们,更加关注世界遗产未来可持续发展问题,更加关注《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性、代表性,更加关注世界遗产的保护管理以及真实性、完整性和突出普遍价值的保存。管理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而监测是保护管理的有效手段。目前,世界遗产委员会近年来在世界遗产监测管理方面更趋严格,开始将除名作为一种强有力的最终处置手段。在2009年将德国的德累斯顿河谷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等多个项目又相继被列入讨论除名的范围。同时,世界遗产委员会启动了亚太地区世界遗产第二轮定期报告工作,相关国家要按照要求分批提交世界遗产回顾性突出普遍价值声明、定期报告调查表和地图信息。所有提交文件都将接受国际专业咨询机构的评估和审核。

图片 1

  因此,做好世界遗产监测工作,及时发现保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采取有效措施解决问题,既是我国世界遗产可持续协调发展的重要保证,也是我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庄严承诺的兑现。

  相关专业学科调查计划

  记者: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有哪些特色?这些特点对世界文化遗产监测工作有何影响?

  本次调查招募工作仍在进行中,报名截止时间为2015 年10 月31
日。山西考古人希望携手从事水文学、地质学、测绘学、科技考古、软件工程、历史地理学、民俗学及其相关专业技术人才,一起为探索未知、解析历史贡献学科力量。

  单霁翔:我国自1985年加入《世界遗产公约》以来,世界文化遗产事业发展迅速。现有世界文化遗产29项,世界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4项,遗产总数在世界范围内稳居前列。与其他国家相比,根植于古老、悠久而灿烂的历史和文化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的最大特点就是类型丰富、多样复杂,突出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分布地域极为广泛、自然条件差异巨大,比如中国相隔最远的两个遗产地高句丽和布达拉宫的距离达3400多公里,长城地跨十多个省区市,布达拉宫和澳门海拔高差达3060米;二是占地广、规模大、涉及遗产点众多,如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含140多组古建筑、占地60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武当山62组建筑和遗址散布于312平方公里范围;三是材质多种多样,既有龙门石窟这样的石质文物遗迹,又有故宫等木构建筑,还有福建土楼这样的夯土建筑;四是多种遗产要素共存一地,如有考古遗址及出土文物共存的殷墟,有建筑、景观和植物共存的苏州古典园林,还有不可移动文物与活态遗产共存的西递宏村。

  水文学调查计划:希望通过调查土壤地层中的水生物、水文地质,了解当时水体的性质、分布与存废时间;厘清洪洞县中北部地区(包括本次调查区域)季节河二千年来的时代变迁;寻找已经消失的古河道、古井,并调研存废时间、原因,以及与当地群众生活的关系。

  中国世界遗产的丰富性和复杂性给我们的监测管理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自然地理和气候条件的不同、材质的差异、规模庞大、类别的多样、遗产要素的复杂,决定了遗产地监测管理必须在国家和省相关部门的统筹安排、领导和监督下,根据各自的特点开展。

  地质学调查计划:通过地质学方法,了解洪洞县中北部地区(包括本次调查区域)的地层情况,推测各层时空范围;了解洪洞县中北部地区(包括本次调查区域)的地质构造,对BC2000-BC1000
年时期当地的地质环境进行复原。

  记者:“十一五”时期,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初见成效,一些地方曾存在的“重申报、轻管理”倾向得以扭转。请您就中国世界遗产监测方面的的总体成就给读者作简要介绍。

  测绘学调查计划:对考古调查涉及的地理信息(包括高程控制点、遗迹位置及范围、标本采集点等)利用专业系统进行记录;对考古调查结果进行数字化测绘;将本次工作实际作为一个课题进行研究,探讨测绘地理在考古调查中的应用问题,提供该领域研究的实际案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