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事件死了多少人,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结果

图片 3

光州事件死了多少人,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结果

图片 1光州事件
韩国光州事件的死难者如今虽然多已得安葬,但当年在对光州事件进行清算的时候,关于该事件的死亡人数却一直存在争议。官方公布
的数据被怀疑存在问题,所幸相关民主团体为我们提供较为真实准确的数据。
5月27日上午5时15分,第一线作战指挥官苏俊烈向戒严司令李性报告,“尚武忠贞作战成功完成!”镇压作战结束后,戒严司令部发表
谈话:“由于暴徒激进,情势无法逆转,只好投入军队镇压。有两人牺牲。”但后来又发表说,“有527人被逮捕,并发现15具尸体。
”接着当局又修正死亡人数为17人。但是抗争指挥部说,在道厅就有150人死亡,尸体是被两辆卡车载走的。一场血腥杀戮作战,造成
光州伤亡惨重,则是不争的事实。
反政府学运与社运势力以及家属团体则一贯声称,死亡人数在2000多人。也就是说,官民之间的死亡数字是194比2000。这是个极大的
落差,官方坚持他们的数字是有所根据的,而民间两千人的说法,则不免失之于夸大,不过以讹传讹之后,已经成为定论了。
而官方说法之所以不被采信的另一个原因是,5月27日戒严军再入城扫荡之前,一共有1740人被逮捕,中间曾经在5月20日释放100多人
,1000多被逮捕的人当中,有多少人被刑求致死,然后暗中掩埋掉,已成为永远的谜。而且,忠贞作战展开之际,又逮捕了500多人,
这些人与先前被逮捕的人数,也始终兜不拢。后来更启人疑窦的是,官方要求申报失踪人口,但是对于申报的状况却从未公开,所以这
成为另一个无解的谜。
卢泰愚上任之际就承诺要对光州事件疗伤止痛,在光州事件九年之后的1989年6月30日接受失踪者的申报结果,追加认定了32名失踪者
,因此截至当时,官方对死亡总人数的说法是,原先发表的194人,受伤后死亡61人,以及追加的失踪者32人,所以总计287人。
从5月27日到6月6日,戒严司令部展开死亡人数的调查与尸体的辨识作业。5月31日发布,死亡人数为民间人士144人,军人22人,警察4
人,总计170人;而受伤者包括军警民一共有380人。一周之后,民间死亡人数再增加17人,死亡总数改为187人。
南韩权威的网路百科全书《Naver百科事典》的数字是166人死亡,47人失踪,2800余人轻重伤。联合通信社出版的《联合年鉴2006年版
》,死亡人数则为177人。光州市政府以及“‘5.18’纪念财团”的官方网站上的数字则是,154人死亡,70人失
踪,4138人伤残,总伤亡人数为4362人。“‘5.18’民主有功遗族会”在2004年的统计数字则是633人,包括当时死亡166人,受伤后
死亡375人,失踪65人,军警死亡27人。这应该是可以相信的数字。
而实际的财产损失,包括公共设施、建物毁损、武器与军备等,根
据戒严司令部的估算一共为266亿韩元(当时约合4000万美元)。

图片 2
中日混血的郑成功扛起“反清复明”的大旗,于1657年-1659年进行北伐斗争。虽然郑成功北伐失败了,但他后来从荷兰人手中夺回了宝岛台湾。
郑成功北伐士兵乱杀人强奸妇女
利胜可以说是17世纪与郑成功家族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位天主教传教士。因长住闽南,他得以与郑氏家族交接往来,并由此见证了此期间郑氏家族的一系列重大军事外交活动。因此,当1666~1667年间利胜受命撰写《多明我会在中华帝国之业绩》这一部重要书稿时,就在书中记载了关于郑成功及其家族活动的大量珍贵资料。其中最有特色的包括如下几个部分:
其一,关于郑成功父亲郑芝龙的生平事迹。郑芝龙是郑氏家族崛起的关键人物。但可惜的是,目前所见有关郑芝龙早期经历的中文史料基本上是吉光片羽,由此使得郑芝龙的早年生涯变得扑朔迷离。而利胜在书稿中就用了相当多的篇幅来记载郑芝龙的早期活动,如内中提到:“(尼古拉斯·一官)出生于安海港前的一个小渔村石井,由于极端贫困,他决定出外碰碰运气。他先是到了澳门,在那里以‘尼古拉斯’为名受洗,随后前往马尼拉。在这两处地方他都从事低下的工作。后来他来到日本,投靠在那里的一位非常富有的叔叔。叔叔看他机敏能干,就放手让他管理全部的生意,而且还给他娶了一位异教的日本女子。他和她生养了两个儿子,长子及声名最显的就是国姓,后文我们会谈到他的事迹。”这段引文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明确提到郑芝龙的家乡是安海石井,而且谈到郑芝龙在往日本依附李旦前,曾经在澳门、马尼拉谋生。我们知道,关于郑芝龙赴日前的行踪,一直比较模糊,尤其他究竟是否到过马尼拉,还存在疑问。因为此前所见提到郑芝龙曾经居住写尼拉的史料,基本上出自18、19世纪的出版物,如传教士康若翰(JuandeConcepcion)所著《菲律宾群岛通史》、传教士马地内斯(JoaquinMartinezdeZuniga)所著《菲律宾史》等,前后相隔一二世纪,难以为凭。而利胜此书撰写于1667年,基本上属于与郑氏父子同时代的记叙,可说是目前所见最早反映郑芝龙曾到马尼拉的史料之一,无疑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在接下来的部分,利胜对郑芝龙亦商亦寇、实力坐大、受抚明廷、远贩东西洋、权倾闽省、投降清军、为“鞑靼人”裹胁到京城羁押,终被杀死等一系列事迹都有简述。
其二,1656~1660年间的清郑冲突。从清顺治十三年起,清军与以厦、金为基地的郑氏军队在华南地区展开频繁交战。现存有关此时期清郑冲突情况的中文史料尽管比较丰富,但往往失之笼统,特别是鲜有具体细节方面的描绘。而利胜则因耳闻目睹得以在其书稿中为我们提供了发生于这段时间内几次大规模清郑冲突的详细情况。如1656~1659年间,郑成功发起声势浩大的北伐。其时利胜正在厦门,对于此次郑成功北伐的前后经过,他就花费了不少笔墨专门加以描述。为准备大规模的北伐,1656年郑氏军队从闽南出发,袭击了福建东北沿海许多地区。利胜记载了当年冬季一支庞大郑氏船队进入闽东福安县的情况:
1656年基督降临节的第四个主日,大大小小超过3000艘的国姓的舢板从海口溯福安河而上。当他们刚一着陆,这些海寇们立即开始蛮横地洗劫该地。他们抢夺一切东西,不分男女老幼肆意杀戮。他们强奸妇女。抓捕壮丁。最后,他们放火烧毁了许多村镇。远远就能望见陆地上令人可怖的浓烟。
此次郑氏军队滞留闽东长达十个月之久,直到1657年夏天才撤出。尽管通过这类“取粮”活动,郑军获得了必要的补给,但也给当地民众造成了极大的损害。此处利胜所提到郑军劫掠闽东沿海地区的情况,恰好可以与同时期当地民间文献的相关记载相印证。

图片 3第一次鸦片战争
虽然这场战争只是鸦片战争的一部分,但有时也经常把它称作鸦片战争。这场战争一直是断断续续进行,其间的一系列战斗和军事行动相互之间并无关联。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结果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落败后,清政府被迫在南京与英国签下了一系列的丧权辱国的条约,打破了中国曾经自给自足的局面,大批的外来物品席卷中国,并且使中国由封建社会沦落为了半封建半殖民社会。而其中签订的条约最为著名的便是《南京条约》。在条约中,中国被迫将香港割让给英国,英国进口到中国物品的税收需要中国与英国一同商定。并且中国需要向英国赔偿2100万元的赔款,这也导致了大量的白银外流,中国内部的统治阶级与农民阶级之间的矛盾激化。
因为以上条约的签订,也使中国的社会性质发生了变化,除了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下降之外,清政府内部的贪污腐朽也愈演愈烈。除此之外澳门也被葡萄牙所占领。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果告诉了后世人,如果不想被侵略,就要努力学习先进知识,紧闭国门不接受外来事物的结果就是被外来列强欺辱。曾经鲜血淋漓的历史已经发生,无论如何的愤恨与惋惜都不可能在发生改变,而今要做的便是以史为镜,铭记这段历史不要让这种悲剧重演。
第一次鸦片战争如何评价
鸦片战争是中国抗击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第1次战争。英军以较少的兵力、较小的代价战胜了中国。究其原因,除了在客观上敌人兵器占有优势,战略战术运用得当,能集中大部兵力转沿海城市,占领经济命脉之地,战斗中常以正面攻击与侧翼包抄相结合之外,在主观上主要是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政治腐败中国封建社会制度到了19世纪30年代,更加没落腐朽,不仅经济停滞,十分落后,削弱了战争赖以取胜的经济基础,而且整个统治集团内部,弥漫着享乐苟安,贪污腐化气息。
随着鸦片的输入,统治集团中的大部分人越来越依赖这种毒品来消磨荒淫无度的寄生生活。他们既接受内外烟贩的收买,又依赖这种毒品的走私,从中取得利益。有些走私船,公然插着两广总督或粤海关监督的旗号,威风十足地从伶仃洋驶进广州。清廷的贵族大臣,则从广东和沿海官吏那里,获得丰厚的贿赂。甚至皇帝也收取大量的西洋奇珍,成为这种“通商”关系里最大的受益者。因此,在禁烟与反禁烟、战与和的问题上,他们始终摇摆不定,在整个战争中,始终没有坚定的方针。从皇帝到将军、督、抚,战守无策,没有切合实际的作战方法。当战争受挫时,他们立刻求和;和议不成,又空喊作战。当议和投降比打仗有利于维系摇摇欲坠的统治时,他们就屈辱投降。
政治上的反动和腐朽,带来了军事上的无能和腐败辽阔绵长的中国海岸线,长期疏于战备,有边无防。以八旗、绿营为主力的清军,长时期养尊处优,懒于训练,军心涣散,纪律松弛;将帅素质低下,军事思想保守落后,不会组织、指挥打仗。鸦片战争爆发后,许多将领不谙敌情,株守建筑落后的营垒要塞,一线防御,不顾纵深侧后;许多地区的守军,远远看见敌军即开炮轰击,未等敌军靠近,便一哄而散,逃之夭夭,甚至举起白旗投降。宁波、余姚、慈溪、奉化、上海等地,竟不战自弃。而以林则徐、邓廷桢为首的抵抗派在反抗英国侵略者的斗争中虽有决心,有成果,但他们最终受到投降派的排挤打击,“徒有救国之志,而无尺寸之权”。任用投降主义分子耆英、伊里布等去抵抗侵略者,无疑是缘木求鱼。
脱离人民、反对人民甚至镇压人民起来反抗侵略者
在民族自卫战争中,清朝反动政府不广泛动员、组织民众,单靠有限的军力在漫长的海岸线上到处分兵把口,本来是敌寡我众的形势,但在实际战场上却成了敌众我寡的形势。甚至当中国人民自发地起来抗击侵略者时,他们却怕得要死,荒唐地指责他们“潜相煽惑”、“为害甚大”,横加反对、破坏、镇压,直至堕落到去勾结外国侵略者,镇压爱国人民的抗侵斗争。这样的反动、腐朽的政府,是根本不可能取得反侵略战争胜利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