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与地下的中国,多层面良性互动www.4166.com:

考古与地下的中国,多层面良性互动www.4166.com:

2015年是“十二五”计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十三五”规划的布局之年。一年中,重要发现支撑重点课题,重点课题产出重大成果,重大成果成为共同遗产,从考古遗存到文化遗产,构筑起一道文物保护与社会发展和谐共进的亮丽风景线。

考古不等于挖宝,不要被盗墓类影视剧混淆了视线,因为地下的中国,是我们共同的文化遗产。

       本报综合外媒报道
英国剑桥大学官网于3月22日报道了该校考古学系教授苏珊娜·哈肯贝克主持的一项研究成果。该成果显示,5世纪入侵西罗马帝国的游牧民族把生活方式带到这里,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为边境农民所接受。

重要发现支撑重点课题

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曾写下“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诗句。时间流逝,人事代谢,古人不仅仅“江山留胜迹”,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有遗迹、遗物。这些遗迹、遗物历经岁月保留至今,就在当代人的身边和脚下,是我们当代世界的一部分。

  一般来说,这些游牧民族与欧洲人在血缘和文化上都有很大差异。哈肯贝克等人对200名生活在5世纪西罗马帝国潘诺尼亚地区(今匈牙利、罗马尼亚等欧洲中部国家平原地区)的古代居民遗骸和牙齿进行了同位素分析,并将结果与当时生活在今德国中部的农民以及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的牧民进行了对比。结果表明,生活在潘诺尼亚的居民有些是农民,他们的饮食主要是谷物、蔬菜、豆类和少量肉类,几乎没有鱼类;有些则是游牧民,他们的食物主要是肉类、乳制品、鱼类和大量的粟(在中亚游牧人群中很受欢迎)。而随着时间推移,许多潘诺尼亚居民的饮食结构发生了交叉、转变。

各地考古发现不断涌现,考古新闻屡上头条,应该说,2015年又是一个考古丰收年。

对于中国人来说,湮埋于中国国土之下的古人的遗迹、遗物构成了“地下的中国”。“地下的中国”如同一座地下宝库等待当代人去发现,等待考古学家去发掘、研究。考古是对人类以往历史的追寻,中国考古学工作者的考古工作和研究,就是从“地下的中国”发掘出无字天书并进行释读和解密,使我们得以认识“地下的中国”和被尘封的中国历史。

  潘诺尼亚古代墓葬中也显示了高水平的文化融合现象,学者们很难通过墓葬中的骸骨准确地区分出其所属的种族集团。如很多墓葬中都发现有锅、镜、冠帽等青铜器具以及复合弓的残骸,以及在婴儿时期被塑成尖形的颅骨,这些通常是匈奴等游牧民族的风俗。

天津蓟县、山西丁村以及陕西龙岗遗址,展现了旧石器时代考古的三个特点:空白区域逐渐缩小、重要遗址再有收获、过渡遗址课题众多。安徽东至华龙洞出土的人类化石,则是古人类考古与研究的重大突破。新石器时代考古主要集中在农业起源、城市文明等重要课题上的发现与突破。夏商周考古主要是重点遗址的精细发掘与空白区域的材料突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山西陶寺遗址,近期又在该村北部发现两周时期墓葬1283座。

已故的中国考古学泰斗之一苏秉琦先生曾将中国历史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五千年连续不断的文明历程”。虽然我们今天不能以“文明古国”而自大自负,但悠久的历史和文明所留下的文化遗产无疑是极为宝贵的。

  哈肯贝克表示,“我们从骸骨中分析出来的生活方式反映了当时社会动荡的背景,研究也显示出那时生活在帝国边境地带的人们在一定程度上有过共处与合作。这种生活方式互相影响的现象不仅体现在文化上的碰撞,而且也可能是不稳定状态下人们的一种自保策略。”

www.4166.com ,新疆温泉的阿敦乔鲁、河南伊川的徐阳墓地分别发现安德罗诺沃文化、陆浑戎的相关资料。正在发掘的云南通海兴义遗址则区分出四个阶段的青铜时代遗存。秦汉考古的亮点集中在墓葬方面,江西南昌海昏侯墓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墓葬。隋唐宋元明考古主要集中在城址、宫殿、窑址、墓葬等方面。水下考古也取得成果,辽宁丹东“致远”舰的发掘、西沙群岛的水下调查与发掘堪称代表。

我国的历史学研究传统悠久且延续不断,在世界各国中首屈一指,为我们了解历史上的中国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文献史料。但是文献记载的历史也有天然的不足。譬如《史记》等传世史籍记载了夏商周等上古王朝以及之前的“五帝时代”,但因为缺乏夏商时期或更早的文字材料发现,20世纪早期以“古史辨”学派为代表的历史学家倡导“疑古辨伪”之风盛行时,不少学者开始质疑中国早期历史文献记载的“真实性”,对于夏王朝和商王朝是否真实存在产生了疑问。但基于甲骨文的发现和殷墟考古发掘的事实,商王朝和商史基本得到了证实,使得质疑的对象方才前移到夏王朝及之前的“五帝时代”。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闫勇/编译)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